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未分类 > 正文

管太多:无心插柳柳成荫

在小区跑步,遇到同学,他过来走亲戚。

10多年没见过面了。

我心想,你咋这么老了?

他应该有同样的感叹,主要是我们都把自己定义成孩子了,总感觉自己才20来岁,包括今天的穿衣打扮,我依然是小青年的心态,我从来没觉得自己已经步入中年。

内心还没接受这个事实。

聊起了虎子,是他同桌。

他问,虎子走了,你知道不?

我说,不知道。

但是,我一点都不意外,因为他已经躺在床上两三年了,在我们内心深处,早已经把他定位成等死的人了。

去年,我们同学聚会时去看望过他,就一个感觉,这哪是一个人,分明是一个大猩猩,太瘦了。

肝病。

不是说肝病说死很快吗?

他还是撑了两三年,毕竟年轻……

可能大家早就有心理准备了,对于他的死,没有太多意外,反而松了一口气,终于不用受罪了。

去年,去看他时,我就在想,假如我处于这个状态,我应该选择自杀,要么好好活着,要么死去,绝不能没有尊严地活着。

什么叫没有尊严?

已经成了整个家庭的累赘了,也不能为社会创造什么价值了,就是一具活的尸体。

媳妇离婚了,爹娘照顾着他,谈起他,你压根感受不到那是父母对亲生儿子,反倒是抱怨、嫌弃,甚至有督促早点解脱的意思。

久病床前无孝子。

这就是概率,我们以为能战胜它,其实我们都战胜不了,因为那是人性,我们以为我们不会这样,其实到了那个份上,我们也会这样。

天天伺候爹娘?端屎端尿?

一伺候就是七八年?

每天还要笑脸相迎?

想的美!

圈内有个德高望重的大哥,类似丁元英的角色,相当的睿智,谈起生死,问他如何看待?

他说,不能看得太悲观,死亡是另外一种存在,想通了这句话,就会平静地对待死亡,但是活着必须优雅,我姥姥在床上躺了十多年,后来整个屋子都是臭的,连衣服也不穿,拉尿在床上,甚至没人愿意步入那个房间半步,活着已经是遭罪了,已经是儿女的累赘了,不如解脱。

当然,这一切也都是假设,真到那时,可能我们会死死地抓住每一根稻草,生怕儿女把我们祸害了。

我们孝敬父母,父母尊重我们,很大原因是什么?

我们是现在的样子!

一旦,他们进入了老年痴呆状态,颠三倒四,甚至在客厅里大小便,你越看越不顺眼,越看越陌生,甚至觉得形象越来越模糊,这是我爹吗?这是我娘吗?

时间久了,越看越像一陀肉,因为越来越没有灵魂了。

昨天,业主群发了一个视频,一个中年男子暴打自己的母亲,往死里打,说是我们小区的,我觉得不像,建筑风格就不像,现在的人就喜欢这么搞,捕风捉影,什么脏事都往自己身边套……

我去微博一搜。

发现,说哪个城市的都有。

人们为什么喜欢这么扣帽子?

便于传播,因为人们都热衷于传播身边的八卦事,若是外地的,参与热情就不会那么高了。

后来经警方证实,这是遂宁的。

老太太患有老年痴呆。

我在想,这么一个视频会改变他们一家人的命运,肯定有人会去他家讨说法的,甚至见他一次打一次,我们这边前些日子就发生了这么一件事,视频中的主人公被人肉以后,无数大哥们、小弟们要去摆平了他,打了一次又一次,而且见一次打一次。

人性是相通的,他应该在遂宁也会遭到类似的待遇。

以后,有人会见他一次打一次。

你这个逆子!

可是,为什么邻居异口同声地说,他是个孝子呢?

他自己也说,母亲老年痴呆多年,有时自己的确没有耐心,有些烦了……

我擦,你个狼心狗肺的家伙,你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?你是不是你娘亲生的?等你儿子长大,他也这么打你,什么玩意!!

这是旁观者的角色,站在道德制高点去评判的他。

我们能懂他不?

不懂,因为咱娘好好的,能说会道,还能帮我们做饭带孩子。

看了这个视频,我特心痛,但是我反过来想,假如俩人精神都没问题,儿子这么打母亲了,作为外人的也别瞎操心,只能说明一点,她应该挨打。

为什么?

没教育好,总比打别人的母亲强吧?

在农村,这一点特别明显,父母怎么对待父母,儿女怎么对待父母,一代又一代,所以作为外人,不要去过多的掺合,这是他的债,当年欠他们父母的,由儿女来还了。

打你?

打你是轻的,没饿死你就算好了。

农村普遍不设防,有小偷不?

有!

偷菜,偷衣服,偷粮食……

这东西遗传不?

遗传!

偶尔,听村里人讨论XX偷东西了,吃饭时聊起这些事,我爹总会说,他爹就是那样的人,以前偷鸡摸狗的。

前几天,砸墙,工头要800块钱。

我问腚疼:你要是有兴趣,你砸吧,我给你1000元,你就当练肌肉了,这墙就是空心砖的,没啥技术含量,从头能拆到尾,两天肯定砸完。

他很疑惑地看着我,意思是,我是大学生出生,能干这活?

我就是没空,要是有空,我自己就干了,我就当举了500次杠铃就是了,我可以喊我爹来帮我。

他认为,这是下等人干的活。

当然,我们在潜意识里都是这么认为的。

工头给我砸墙,我没还价,其实500元就能砸完,我只是觉得找人太费劲,而恰好他们在隔壁施工。

工头感觉我蛮好说话的,反复问我,什么时候贴瓷砖?这个我们也能干。

我看了他们贴的砖,很委婉地拒绝了他们。

因为,在我眼里,他们懂的太多了,又会砸墙,又会砌砖,还会刮腻子,全能选手呀?

对不起,我不用!

我欣赏的是术业有专攻……

我父母的房子在装修,我从球友那里买的瓷砖,蒙娜丽莎,他们帮我找人施工,昨天我去看了看,施工质量的确不错,毕竟是专业贴砖的。

我问他,一天能赚多少钱?在家做啥能赚钱

他说,300来块钱。

那也不错,一个月接近1万元。

我原本想多去逛几趟的,想了想还是要少去,去了影响他的施工心情,还是给他充足的自由吧,咱要对他们绝对地信任。

当时,我在想,假如我真吃不上饭了,我就跟他学贴砖,我一定会成为本地贴砖最专业的人,别的工人可能是300元/天,那么我就是500元/天,因为我会把贴砖这门手艺研究到极致。

500元/天,少吗?

不少了!

什么最悲哀?就是我们瞧不上的人收入竟然比我们高……

通过打球,我认识了N多朋友,装修时,真是省心了,什么都不用管,大家帮我选好,告诉我价格,我就把钱给人家了,也不过问,也不还价,我是允许对方有利润的,咱为什么非要压榨得对方没有利润呢?

我要的不是省那几百块钱,而是把活干好。

都是好朋友,能不把活干好吗?

这个思路对吗?

标准的男人思路。

女人能接受吗?

接受不了,所以我给媳妇的建议是,你也别管,你也别问,你要是实在管多了,我就会噎一句:这是我爹我娘的房子,你别操心了。

装修,是两个人审美观的冲突。

装修,没有不吵架的。

我直接规避了这个问题,我们家装修的时候,我保持沉默,我看不过,我也不说,完全听她的,我父母的房子听我的,你要相信我是一个成年人,能独立完成这些事。

你父母的房子,你说了算,需要我出面的,我可以给出面协调,但是具体风格之类的,我不过问……

我这样的男人奇葩不?

其实,我是为了让她省心,装修是多么操心的事,你何必惹自己操心呢?我就是为了省心才懒得折腾,而且我坚信一点,我自己去建材市场是不少花钱的,不如我从源头去解决这些问题,例如厨房,我直接选方太的整体厨房,选个实惠点的就是了,卫生间我选TOTO,家具、门我直接选青岛一木,所有问题都全解决了。

相信品牌的力量,多花不了钱。

楼上有个户型跟我们家一样,她一直都觉得我这种做事风格太贵了,说那些人会坑我。

她是自己选的。

全是杂牌。

比我花的还多……

越想省钱的人,越容易扔钱。

为什么?

没有为什么!

找朋友做事,就要绝对信任朋友,即便做错了,也别埋怨什么,因为这是自己的选择,是希望因为合作而让友情更深,否则就不选朋友了。

前天我采访了一个做民间借贷的,他跟我讲,公司成立那一天起,就立下了规矩:熟人存钱,不要,熟人用钱,不给!

为什么?

没法弄,例如怎么追债?就挖坑埋人,只露个头,把脸上给抹上蜂蜜,苍蝇、蚊子、蚂蚁,全来了。

当然,跟朋友合作的前提是选人,不能什么人都信任。

球友里做装修公司的好几个,都找过我,我会根据自己的直觉去挑人,什么人合适,什么人不合适。

有个姐,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叫姐,跟我同龄,但是我觉得她比我大,但是她喊我哥,她可能感觉我比她大。

她叫曹薇,做木工作坊的。

这年代,玩什么的都有,什么是木工作坊呢?就是做一些很个性的玩意,例如教会员磨手链之类的。

大件也有,桌子,椅子。

蛮个性的。

我想做个书桌、四把椅子,我最初选的是青岛一木的,带着她一起去看的,我心想,你毕竟是搞艺术的,还出国留过几星期学,应该懂。

她懂。

建议我别买。

让我自己买楸木,她来给做。

我说,那太好了,正好可以帮我做成日式风格的……

我从淘宝上找了我喜欢的风格发给了她,对于是不是卯榫结构我并不在意,我在意的是款式、结实,我始终认为,卯榫未必是最结实的,螺丝的未必不结实。

中途,她发了一张效果图给我。

还不错。

同意。

一直到临近收工了,喊我过去。

我去一看,妈的,这做的啥玩意?我什么都能接受,就是接受不了在桌面上刻了祥云等中国风的东西,显得不伦不类。

我一直都觉得红木家具不好看,就是因为没有创新,一直都停留在明清时代的审美标准,那时的美是真美吗?

那你们为什么不留辫子?为什么不穿长衫?

美是不断变化的。

我喜欢日式风格的意思就是,它的任何一点点缀都是画蛇添足。

我略疑惑地问了一句:这是日式风格?

她说,我觉得日式风格加点点缀更加的完美。

我说,也蛮好的。

我能说不喜欢吗?

生米做成熟饭了。

拉回家,我越看越觉得别扭……

怪我吗?

怪!

我没有全程跟踪,没有把我的要求表达清楚,我应该从她那里选择成品,而不是选择个性定制。

嘴上不计较了,但是心里还是觉得别扭,因为我不喜欢它,那么就成了废品,反而占了空间。

我心里自然或多或少的对她有成见。

所以,我极力地避免跟朋友做生意,例如偶尔有朋友找我买书,我直接选择送,不卖!

但凡是发生了经济往来,友情总是会受波动的,要么加分,要么减分。

加分的概率是蛮小的。

腚疼手里的钱越来越少了,眼看吃不上饭了,他自己倒是不着急,据说也急,只是一玩就忘了焦虑,皇帝不急,我们这些太监急了,你看看,眼看30岁了,没房没车没存款,连女朋友也没有,这不合适呀,要抓紧赚钱……

这么一说,他就拍桌子,发一通誓言,我要干什么,我要干什么。

这期间,项目换来换去,基本上没开工就放弃了,看他最近做签名书?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启动签名书的项目了,前两次还没开工就放弃了。

中间还要搞拉萨行,还要搞羽毛球,还要……

项目太多了。

他有个特点,只是想想,就是不做。

终于,他有了一个稍微兴奋一点的项目,他姐在天津一家电动车工厂,是做折叠电动车的,这个电动车主要适用人群是代驾群体。

车子出厂价1450,淘宝售价1980,月销500辆。

笑笑一分析,感觉这个市场值得做,若是真的有这么大的利润空间,完全可以从对方手里抢饭吃,何况才月销500辆,例如可以打价格战呀,你便宜我们更便宜,我们直接1600或者1500元卖,厂家没有价格把控。

问我。

我的观点是:

第一、厂家应该有价格管控,若没有管控,那么你直接上架淘宝,标1600元的价格,等着就行了,买车的人自然会搜索比较,你坐收其成。

第二、车子质量如何?是不是独立研发的产品?是否可以贴牌?

他去落实,得到的答复是:全部可以。

那我就推测,这个工厂应该是家庭作坊,而且是抄袭的款,因为这完全不是一个正确的市场态度,正确的态度第一原则就是控制价格,否则大家为了冲量,最终都会在出厂价附近厮杀,你1600我就卖1500,最终大家都不赚钱。

我建议去核实真实的发货量。

得出的答复,月销100辆左右,其余为刷的。

那么,这个车子就不值得做,至于质量如何,这个用脚丫也能想象出来,1400元的成本,就是做辆山地车也属于比较粗糙的,何况是电动车。

国产电动车不如国产摩托车,国产摩托车不如国产汽车。

国产汽车粗糙不?

粗糙!

我们在群上闲聊,聊到了电动车的项目,有个群友找腚疼买了一辆,腚疼赚了188元,算是他第一个真正意义的客户,是今生第一次做生意。

给对方发了一个88元的红包。

我给腚疼讲了一个身边的故事,一个做手机的朋友,他的第一个客户是济宁的,他发财的时候,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访了济宁这个客户,俩人还成了很铁的哥们,铁到什么程度呢?他结婚,对方负责陪的大客,属于最重要的朋友了。

就是说,他是你一切的开始,转折点,要珍惜。

我反复叮嘱腚疼:跟熟悉的人做生意,一定要让对方充满惊喜,甚至不赚钱,一定要给友情加分,而不是减分。

例如别人找我买15箱书,我本身就是核算的成本价给他,发书时我直接给他发18箱,我什么都不用说,他什么都懂。

朋友就是朋友,一切行为都只能理解为相互帮忙,不能把朋友定位成客户,更不能当客户去维系着。

我给腚疼的建议是:

第一、打包前一定要反复地核实,看看车子是否有问题。

第二、要有超级赠品。

第三、全程跟踪,尽量的发顺丰。

第四、积极电话沟通,感谢对方成为你的第一个客户。

腚疼这个人的特点是不拨不转,从来不主动做事,甚至给别人一种错觉,我们在逼迫他,其实哪是逼?创业是他的事,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?

我们只是爱心泛滥而已。

第一单出事了吗?

出了,人家说的很明确,要白的,给发了黑的,而且发过去就是坏的,对方实在无语了,我觉得他的无语里充满了“认了”的成分。

就是别折腾了,认了。

他真正认了的是什么?

是他预期的会收到一件艺术品,没想到收到的是一个做工粗糙的家庭作坊产品,落差太大了。

腚疼见过这个车子吗?

也没见过,他是找工厂代发的货。

腚疼把100元退给对方,意思是我赚了你100块钱,还给你……

当产品质量不过关的时候,是不应该卖给熟悉的朋友的,因为这些产品印有我们的LOGO,车子充不上电了,车子跑偏了,车子刹车不灵了。

都是我们的问题。

是我们卖的东西不行,说白了,我们人不行。

书可以不?

书,可以!

腚疼实在吃不上饭了,我也着急,要不,我给你供货,15本书为一套,你卖1000元,可以给我600元成本,当然具体成本我没有核算过,可能高于600,也可能低于600,但是里面包含《秦腔》,一本成本就是110元。

这组书一晒,好卖不?

太好卖了!

一天几千元的利润,腚疼笑得比任何一个时间都灿烂了,当天就买了苹果手机,今非昔比了。

我跟他讲:这一切都是假象,你的客户都是群上的朋友,他们是可怜你、支持你,这不是生意的常态,懂吗?

他说,懂。

我说,你卖完手里的这一批书,我就不再给你供货了,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,你不是在签名书群上吗?里面有300多人是做签名书的,你从中凑到15类签名书不是难事吧?

他说,不难。

我说,那未来的路,你要自己走了。

他说,行。

我说,600元收15本书可能有点难度,你可以选择800元收,你还有200元利润,对不?

他说,也行。

谈话时,是晚饭,桌上七八个人,笑笑突然来了一句:我赌腚疼半个月内会放弃签名书,现在大家开始下注。

在场的,全部赌了腚疼输。

若是腚疼半个月后依然在卖书,那么他将获得众人的赌资,每人1000元。

在外人看来,这钱不是稳赚吗?

不是,他过去跟我们打赌的记录是全输,外人觉得非常简单的事,他也完成不了,因为他思考问题太复杂,例如他家里有15本签名书,我让他把这些签名书拍张照片发到群上,他用了2个小时。

随便换一个人,2分钟内一定可以搞定。

这就是思维模式的差别。

我们认为很复杂的事,他觉得非常简单,我们认为很简单的事,他认为非常复杂。

我问腚疼:有收入了,什么感受?

他说,我坚信了这个市场。

我问,你愿意接受我的建议吗?

他说,我愿意。

我说,你把打包之类的业务交给别人,你现在几乎80%的时间都在打包,你包一本书竟然都要用10分钟,你不擅长干这个,你要去做别的事,两点:第一、书源,你要罗列出中国所有知名的作家,至少罗列200个,然后关注他们的行踪。第二、你要开淘宝店,至少上架1000款签名书,无论你有没有这个书,都上架,吸引搜索流量,有人可能想买莫言的签名书,结果到了你的店,发现你有签名版《白鹿原》,可能也成交了,你的种类越多,你每天被搜索到的概率越大。

他问,怎么关注他们的行踪?

我说,如果一个作家是你的杀父仇人,你能知道他的行踪不?

他说,那肯定的。

我说,那就是答案。你一定要脱离我,因为我只能送你到这么远,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。

他说,你放心吧。

我说,这个事要想做起来,必须不断地找到书源,不断地推广,不断地积累客户,只要你用心服务,每个客户都会变成回头客的,生意越做越轻松,需要你去用心做市场,创业不是那么简单的。

他说,我明白了。

我说,不过有个事我要跟你说明,一旦你从现在变成了没有收入了,就等于我们害了你,因为无限放大了你的信念,让你赚到了钱,又不能让你持续赚到钱,所以需要你比任何人都要努力,靠别人捧场终究会落幕的,失落感会伴随你很久很久。

他说,我会做起来的,我发誓。

晚上,在群上遇到了米姐,她最近也蛮兴奋的,卖签名书发了点小财,闲聊了一会,我又瞎给出主意了。

我说,米姐,你可以推出四本书的套餐,《秦腔》、《一句顶一万句》、《古船》、《白老虎》,都是知名作家,一顶一的高手,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忠诚粉丝,卖多少钱呢?298元,包邮。

她问,能有利润吗?

我说,若是压榨到极致,能给你创造100元的利润,因为这些书我都是独家垄断,而且我目前手里的储存量在5000册以上,我能压榨到图书的发行成本,我不赚钱给你供货。

她问,能做多久?

我说,你做上三五年没有任何问题。

她还是觉得价格太低了。

我说,你必须要打造这样的爆款,让别人知道你是做签名书的,以后就会出现一个现象,你卖什么书,他们都买。

她说,我现在很多客户就是这样,我晒什么书,他们买什么书。

我说,你和腚疼存在两个共同的问题,第一没有解决书源问题,凡是从我这边流出去的签名书,普遍存在一个问题,市场保有量太大。第二没有解决销路的问题,只是等待粉丝买单,这都不是正确的商业模式。

我的书为什么成本低?

第一、我找作家签书,可以省掉人情成本,这个费用其实是最高的。

第二、我直接从出版社拿书,甚至出版社专门开机帮我印刷,那么书的成本会低到5~6折。

这就是我的核心竞争力,量大。

而别人签来的书,要是算上差旅费、人情费,不会低于60元/本,例如《秦腔》是别人帮我签的,平均下来,每本110元的成本,但是我依然觉得很便宜,因为贾平凹是文学泰斗,他能签我就很高兴。

我要这么大量干嘛?

送读者呀!

米姐一说,群上的朋友们很兴奋,纷纷下单了,昨天我调侃了她一句:今晚能接50单吧?

应该还多。

对于中介式的创业者而言,推广是最难的,99%的淘宝都是中介式的,对于品牌式的创业者而言,产品是最难的,有没有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产品。

跟着我的兄弟姐妹,其实都被我害了。

为什么?

因为,他们会忽略掉最难的环节,就是推广,卖什么都有人买,大家觉得是懂懂的朋友,那么什么都是水到渠成的。

省掉了推广环节真是好吗?

不好,因为一旦被忽视了,那么就会成为无头的苍蝇,你没有进入真正的市场,前期你不会推广,后期你没有核心竞争力的产品。

人,一旦走过捷径,就不愿意再脚踏实地了!

本文固定链接: https://goldxuan.com/1004937.html | 金选网赚博客

网赚研究院:GUAJIBA.COM专注手机网上赚钱兼职项目

该日志由 流星 于2016年06月23日发表在 未分类 分类下, 通告目前不可用,你可以至底部留下评论。
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: 管太多:无心插柳柳成荫 | 金选网赚博客

管太多:无心插柳柳成荫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快捷键:Ctrl+En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