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未分类 > 正文

提防

最近,一直不在状态,头昏脑涨,还是由眼压过高造成的,也没有太好的治疗办法,只能慢慢地等待。

文章写得一般,但是无力改变这种局面。

过去写文章,几乎是一气呵成。

现在写文章,要写写停停,不知道要写啥。

缺少素材?

也不缺,每天来了一群又一群,什么故事都有,只是无法入定,无法思考,无法创作。

总有恍惚感。

开车也容易走神,出了两次小刮蹭,看来我真的病了,不知道是否能好,我总觉得这种病可能一辈子也好不了了,就如同曹操的偏头疼。

人生无常。

你不知道明天会丧失什么功能。

好久没坐公交车了, 看看风景,也不错,坐公交车回老家,刚出城,公交车被一辆淄博跑日照的客车别了一下,公交车全力加速,追了回来,那要理论理论……

司机跑下去了。

有个留胡子的乘客也跑下去了。

留胡子的乘客还是蛮凶悍的,上去就要动手,反倒是公交车司机不好意思了,使劲拦着他。

小胡子,有正义感,义愤填膺。

我们?都是懦夫,在拿着手机等待他们开战,太遗憾了,没打起来。

小胡子和司机回来了,听口音,小胡子不是本地人,东北口音,黑龙江一带,跟司机交流着刚才发生的事。

我在想,小胡子是标准的好事者,万一被对方打伤呢?你这算啥事?莫名其妙挨了顿打?你咋那么喜欢打架?上瘾?

使我想起了三件事。

第一件,有数据显示,16%的人存在心理或精神类疾病,3%属于重度患者,有暴力倾向,他是不是属于这3%?

第二件,春苗跟我讲过一句话,千万不要嫁给混社会的,表面上很风光,其实暴力男使人惧怕,对手怕他,老婆怕他,孩子怕他,甚至父母也怕他。

第三件,使我想起了老F。

老F不老,87年的,曾在我们这边创业,老家是鸡西的,在青岛读书,读到大三不读了,跟老师打了一架,算是把老师揍了,在办公室里。

在QQ上,他就跟我聊过这些经历,约我见面,我还是有些胆怯,万一再打我一顿呢?暴躁型的?

约着喝酒。

我还没到,他嫌热,自己已经喝了两扎啤酒。

留个平头,头比较大,一看就是东北小伙,蛮壮的,20来岁已经有个大大的啤酒肚,喜欢光膀子,缺个纹身。

一聊。

发现,他内心蛮柔弱的,从小就属于安静型的,喜欢画画,喜欢听歌,从来不喜欢打打杀杀,至于为什么在学校里跟老师打架,他自己也解释不清,只是反复的说自己蛮愚蠢的,不过拒绝去给老师道歉。

他说自己从小跟别的男孩不一样,我信了。

他的确没有杀伤力,没有战斗欲望。

老F是做什么的?

代理服务器,主要是VPS与VPN,专业术语,无须搞懂,说白了,例如有人需要投票,需要刷单,需要换IP,那么就需要这一类服务,另外有些人需要翻墙去搜一些资料,那么也需要国外的服务器。

主要客户是游戏玩家,他们需要多机多IP。

他在这边投了一个简易机房,跟网吧差不多,只是没有显示器,为什么会选择这边呢?一方面是他的祖籍在这里,一方面是这里宽带非常便宜,例如你需要100M独享,其实你只需要开20M独享就可以了,为什么?

因为,可以暗箱操作,找内部人员给调。

很多人都低估了电信工作人员的隐性收入,有人都靠这个能买上别墅……

老F听别人讲,说这边有个叫懂懂的挺牛B的,你去认识认识吧,就这么认识了,一见,一聊,感觉不错,他妈在这边给他做饭,爱抽烟,我给他妈买了两条烟。

算是收买了一个小兄弟。

地下机房生意越来越不好做,空机率越来越高,为什么?

竞争太激烈了。

他也想出路,后来我建议他去研究上游,就是租他机器的这些人到底是靠什么赢利的,他们的运营模式是什么?能否自己把上下游都打通?

他去了上海,计划在那边待三个月。

跟人合租了房子。

入住的第一个周末,合租的三个小伙就请他吃饭,敬他喝酒:兄弟,我们知道你是东北人,喜欢打架,希望我们能和睦相处……

他很无奈:我跟你们想象的东北人不同,我不打架。

没到三个月,回来了,游戏他做不了,因为他对游戏一点都不敏感,无法深入,更谈不上痴迷。

回来后,一直在寻找新的出路,这么多机器,能干点啥呢?

他妈的意思是建议他处理掉机房,找份正式工作,例如凭借电信的资源,去上个班?哪怕从临时工干起也行。

他想了想,也对。

既有个身份标签,又不耽误研究赚钱。

没多久,去上班了,做数据固定业务,他不用施工,相对比较清闲,他妈会送礼,跟领导搞的关系都不错。

老F跟着我,我总觉得他特别像尤里,很忠诚,嘴很严,最关键的一点,他没啥歪心眼,若说缺点,就是喜欢喝酒。

一喝就容易多。

有次聚餐,七八个人,他喊了自己的部门领导,还有同事……

他部门的二把手是个老头,喜欢较真,老F按照东北规矩来喝酒,就是打圈,老头很不开心,因为在我们这边,下面的人带酒数量不能超过上面的人,假如我是主陪,我带6个酒,下面的人只能带6个或者3个或者2个或者1个,就是不能带7个,更不能带9个。

老F不懂规矩,带了一圈。

老头很生气,训了老F一顿。

老F跟他拍了桌子。

我也很尴尬,但是这是人家公司内部家事,咱管不了,只能安抚。

我让老F赔礼道歉。

老F敬了老头一个,老头喝了。

老头说,不够。

老F火了,把手机拍在了桌子上。

老头说,你明天就滚蛋,别来上班了,你被开除了,我说了就算。

我把老F拉走了。

在餐厅走廊里,老F抱着我的肩膀哭得跟个孩子似的,我知道他不是心疼工作,而是不服气,他想打老头……

委屈!

回家,让他妈一顿打,嫌这孩子不争气,他也不反抗,也不逃跑。

有意思不?

有意思的还在后面。

他妈想给他买个文凭,意思是看看能不能考个公务员,我心想,就老F这水平,你让他考10年,他也考不上,学习不中用。

我有个队友是做EMBA招生的,北京知名大学,略差于北大清华,他给出了个建议,曲线救国,找人办个可以短时间内查到档案的真本科证,然后去考研究生,研究生毕业后,你的一切经历都是真实的了,为什么?

你的研究生经历是真实的呀!

办了,而且还考上了。

现在呢?

在东北老家当公务员了,奇葩不?!

在小地方,研究生考公务员是免笔试,直接进入面试环节,只要别喝了酒去面试,没啥问题。

现在副业干什么?

倒腾二手拖拉机,全国范围内收,运到东北卖……

外地便宜?

是的!为什么?

因为,越来越多的人在搞圈地运动,圈了地就能申请到农机补贴,拖拉机买出来以后,直接卖掉,赚补贴差价,越是大型农机,补贴比例越高,小农机补贴比例是30%,而大农机则能达到50%,若是地方上再有补贴,能补贴到70%以上,每个区域的补贴力度不同,有的区域能达到98%。

老百姓对农业政策是最不敏感的,因为信息不对称,没有几个老百姓知道农机局是干啥的。

这些农机补贴一般补贴给了谁?

农村合作社。

例如城里人到农村找一群人,注册一个农村合作社,用合作社的名义来申请农机,农机买过来以后,接着转卖。

这个是很常见的现象。

老百姓普遍有个特点,没有防范意识,身份证、银行卡都是可以随便交给别人使用的,没觉得有啥危害。

这些套路我是咋知道的呢?

我们不是合伙搞过200亩的草莓项目嘛,当时天天研究农业政策,包括农机补贴、园林补贴我们都研究过……

机会肯定是有的,但是容易出事,当时帮我们运作土地的那个哥们,他就出事了,水利补贴,20万,几个人分了。

也多亏他出事了,我们土地没拿成,否则我们都受牵连了。

现在,有专门的团队,专门跟农场合作,你出农场,他来帮你申报项目,获取经费以后你给他们咨询费,其实就是变相的分成,他们的团队里有农大的教授,有博士,甚至还有享受津贴的人士,为什么?

因为农业项目要想拔高,必须要与高科技挂钩,这些人都是申请资金的筹码。

例如,我们这边申请过一个项目,人工培育松茸,据说松茸是无法人工种植的,这个项目其实非常简单,就是模拟了云南原始森林的湿度、温度。

这个项目有前景不?

松茸是天价,若是能人工培育,那还了得?

项目很受青睐。

当时,投入蛮大的,主要是精力方面的投入,去原始森林挖松茸,然后空运回来,再放到温室大棚里进行栽培……

所以,能否玩转农业项目,本质是资本运作、人脉运作。

昨天,芳芳过来玩,谈到了农村人的安全意识问题,她们是做化妆品促销的,要求农民手持身份证拍照,送化妆品,大家竟然都同意。

这一点,我更有体会。

在农村借身份证是非常容易的,包括几户联保,让对方帮着签个字,大家没觉得有啥。

现在商场门口还流行啥?

扫一扫二维码送洗衣粉。

老百姓不会扫呀,无所谓,工作人员帮你扫,你只需要把手机交给对方,他们帮你扫一扫,然后就送你洗衣粉。

他们都在洗数据。

还有一种是送刀具,说是厂家搞活动,白送,一套刀具198元,只需要10块钱,那刀的确很不错,老百姓想要是吧?

好,需要配合做两件事:

第一、你手持身份证拍张照片。

第二、把身份证交给他们,他们拿去复印一份。

他们拿来做什么?

卖给开淘宝店的,开淘宝店不是要绑定银行卡吗?

他们拿着复印件就可以去办理银行卡,去那些邮政网点,告诉他们领导,是给工人办理工资卡,领导就特批了。

这样的数据,一条能卖200元。

他们挨着一个村一个村的搞,数据是沉淀几个月以后再卖,老百姓也不知道咋回事,他们一辈子也不开淘宝店,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。

有些是被拿来做违法的生意了,例如卖一些违禁品。

有些是拿来被刷数据了,刷流水,然后刷出芝麻分,然后借钱,借5000~10000元,这个支付宝就再也不用了,或者再打包卖给别人。

这么一套信息,至少能套出5000元。

农村人,就赚了几把刀,仅此而已。

这些事我是咋知道的?

有个读者过来玩,我一看他就觉得充满着负能量,也算不上负能量,就是觉得看不透他,有的人一眼看去就是很阳光,有人一眼看去就是很阴暗,而我对他没有半点穿透力,我读不懂他。

这种人,肯定是经历非常丰富的。

他要去国庆那边学习,路过我这里,找我聊聊天。

我就试探着问了他一句:是不是以前犯过什么事?例如坐过牢之类的?

因为我发现他不敢正视别人的眼神。

他说,没有。

聊来聊去,他承认了一点,自己有些黑钱,需要洗白,所以需要找个项目来做掩护,项目本身赚不赚钱无所谓,只是想让自己的钱合法化。

什么钱?

就是这样的钱。

他从大学期间就开始买身份信息,最初是买学生身份,例如学生证,然后去各大理财公司套贷款,一次贷个5000元,他家是云南的,他从云南一路北上,一直贷到了内蒙古。

每个城市都有卖身份信息的,例如你刚挂了牌,接着就有人给你打电话,为什么?你的车辆信息被车管所给卖了,保险公司普遍能买出你的信息。

保险公司用完以后呢?

再继续卖。

大学生信息,也有人倒腾,甚至连学生证一起卖,都是真实的。

我问他,有没有出事的?

他说,别人有出事的,就是遇到较真的公司了,非要找到他,根据视频监控来找人,找找找,找出来了,抓起来了,但是那个家伙比较LOW,就是兔子吃了窝边草,在同城搞的这些事。

他觉得借民间借贷的钱,如同刀口上舔血,随时可能被识破,毕竟要面对面签合同,自己留下的证据越来越多,因为视频监控都是证据。

于是,他开始转战支付宝套现。

灰色产业链慢慢就健全了,有人专门负责收信息,有人去开银行卡,有人去倒腾这些信息,有人去利用这些信息……

92年的小伙子。

我问他攒了多少钱?

他说,100来万。

我问,还干吗?

他说,不想干了,想洗白了。

对于他,我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些害怕,他想多在这里待几天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他,因为他使我感觉到后背发凉。

他讲了自己两个退货的故事。

一个是想剃体毛了,不是胡子,就上天猫店下单买了一个飞利浦剃须刀,到货后,他把身上的毛刮干净了,然后把剃须刀给退回去了。

还这么退过内裤。

他觉得这么玩,特刺激。

我问,为什么不喜欢按部就班的生意?

他说,我这个人,天生就喜欢挑战,喜欢刺激的。

老实的男人,喜欢崇拜坏坏的男生,一起吃过饭,腚疼非要去找他聊聊,想了解另外一个世界……

我嘱咐腚疼:出门在外,注意安全。

他觉得很惊讶:不是你读者吗?咋还不安全?

我说,每天有3万人关注我,你知道港务局吧?那里都没有3万人,但是那里有公安局,叫港公安,里面每天都能抓到坏人,不管什么事,都是有概率的,要保护好自己,跟动物学习,时刻让自己处于最安全的状态。

他觉得有些小题大做。

晚上,暴雨。

我眼睛难受,准备休息。

10点左右,笑笑找我:腚疼联系不上了。

我们接着分头行动,那么大的雨,路上全是积水,我挨着烧烤店找,芳芳挨着咖啡馆找,笑笑挨着足疗店、KTV找。

我们本地,晚上就这几类店开门。

我在想,你说这小子要是死在我这里,我责任大吧?虽然与我没啥关系,但是毕竟他是投奔我而来的,当初他是挨着一个球馆一个球馆找到我们的,找到以后就留下了,说是没有关系,也是有关系。

我们在想象各种可能,被绑了?被杀了?

可是,为什么要杀他呢?

他也没钱。

还有一种可能,聊得特别投机……

找来找去,在他回家的路上找到了,没丢,去大保健去了?腚疼没说,只说聊的蛮投机,手机没电了。

我每天要接待好几拨客人,有些客人真的会让人不寒而栗,这个一点都不夸张,有人眼里就带着杀气,而且怎么来的客人都有,有人是提前预约的,有人直接在球馆等着的,有人会在公园里等着。

所以,我总是叮嘱他们,要保护好自己,也顺便保护我,关于我个人的信息,不要随便透露,例如我父母,我孩子的信息。

我总是反复叮嘱腚疼,因为总有人轻松能从他嘴里套出话来,他对任何人都不设防。

几万个人,也就是说万分之一的概率在我这里都会是常态。

因为,这里肯定有。

例如我写过一个话题,一个女人生了俩娃,都是别人的,老公以为是自己的,我写了这个事以后,有四五个女读者联系我,几乎如出一辙,有的老公知道,有的老公不知道。

按照咱的理解,养了别人的娃,肯定很生气,对不?

其实,老公多数选择了妥协、默认。

毕竟孩子是无辜的,喊自己爸爸。

为什么要跟优秀的人在一起,因为优秀的人犯错的成本比我们高,他们对我们是没有威胁的,我们再怎么激怒马云,他都不会给我们一拳的,因为这一拳可能就会引发阿里巴巴股票市值蒸发几个亿……

他更不会杀了我们的,那代价更大。

有时,我在想,我到底是个什么LEVEL?你看,我每天就跟幼儿园阿姨似的,陪着一群又一群人玩,多数人指望通过我赚到钱,其实我哪有这个本事,可能是我给别人带去了错觉。

我给赵老师当过一段时间的司机,赵老师去金城集团调研,金城集团是上市公司,其子公司金城医药也是上市公司,赵老师去了,公司上下非常重视,这是大事,要让赵老师签一些书留给公司,还要合影。

去理工大,校长要接待,也是要签书,要有仪式。

每到一处,当地文化圈的领导也会出来找他签本书……

所以,当我说上市公司、官员、校长也喜欢签名书时,总有人认为我是胡说八道,这也叫胡说八道?我跟着王晨霞的时候,她每到一处,当地的父母官要带着全家老小来拜访,让她给父母看看病,给孩子看看病,有没有病,都看。

就是崇拜。

以前,我特喜欢跟着作家出去做活动,就是享受那种君临天下的感觉,但是在一起久了,又觉得没意思。

因为作家普遍存在两个问题:

第一、内容重复,你要听一个作家演讲两次,你都能背过演讲稿,你要看他两本书,基本上能找出1/3的雷同处。

第二、精通心理,他们知道怎么调动台下观众的情绪,比主持人还厉害,搞得大家嗷嗷叫,可是我早都知道包袱所在了,那么就没啥意思了。

不管谁的演讲,包括马云的,只适合听一次。

可是,读者都喜欢寻求新鲜感。

没有太多新鲜感,一个人不可能每天都给别人带来变化,因为成长是慢的,就如同读者对我有期待一样,希望我每天都写出不一样的精彩。

这是不可能的,也是不符合人性的。

但是,你要是隔上几个月再看,发现变化就非常大了。

每篇看似变化不大,其实是有变化的,这是成长的过程。

当年,我特别喜欢新闻电影院的二人转,过了一年我再去东北看,发现还是那些人,还是那些事,没有太多乐趣了。

内容变化不大,但是观众变化很大。

我们为什么很少追剧追上几年几十年?

因为,我们成长的速度太快了,当年追的剧对于我们今天而言,太LOW了,自然不再关注了。

但是,不能因为我们读高中了,就觉得小学老师应该枪毙了……

大家都在想赚钱,在想捷径,我问腚疼:你羡慕他还是唾弃他?

他说,从内心深处而言,我是不欣赏他的赚钱手段,但是我又的确很羡慕他目前的成就,你看,他年龄比我小,就有那么好的车子了。

这样的纠结,其实每个人都有。

一方面,我们占领着道德高地,去批判他们。

一方面,我们又在羡慕着他们。

过去,我也是这么想的,还曾经为此请教过心理学老师,但是这两年,我一点都不羡慕,反而觉得应该远离。

芳芳跟腚疼是同学,类似陈安之课程的同学,我一这么说,她就说我不懂,她说那是一门思维课程。

好吧,我狭隘了。

我问,你们同学如何看待腚疼跑到我这里来了?

她说,有些给我们丢人吧。

我问,你们的课程主要是学什么?

她说,思维模式呀,就是能看到套路的本质呀,就是无论说话做事,都能认识到事物的本质。

我问,那腚疼为什么没学会呢?

她说,这东西还是需要一定的天赋的。

我问,你现在做什么?

她说,化妆品。

我问,找我有什么事?

她说,纯粹为了见而见,没有任何目的,你没空见我也无所谓,我就当路过,我不抱怨。

我说,每个来访者都是这么说的,但是真的来了,住下了,我若是不见,那么立刻就翻脸了,因为你是满怀期待的,得到了失望的答复,就是抱怨。

她说,我不会的。

我说,说明你的思维课没学好,任何希望的破灭都会转变成失望,所以越是不请自到的,越要热情洋溢,因为一旦你忘记了笑,就会增加一个仇人,他觉得你看不起他,其实我哪有看不起?我只是有些忙而已。

她问,你觉得女人除了工作,还应该做些什么?

我说,可以发展点兴趣,例如摄影、音乐、绘画都可以,不要研究心理学。

她问,为什么?

我说,没有为什么,因为你研究得越深,越被吸引了,那是个黑洞,一旦进入,你就会变得有些疯疯癫癫,心理学老师本身就是疯子,常人已经无法理解你了,你也很难融入世俗的生活中去了,对于心理学,我的建议是,莫试图去读懂它,你要想分析疯子,必须自己先疯,所以心理学老师普遍有过很变态的经历。

她问,你怎么知道我在研究心理学?

我说,直觉。

她问,那对待生活的态度呢?

我说,四个字,难得糊涂,女人千万别太聪明、太明白,学会装傻的女人才是大智慧,要给老公一种感觉:我特别好骗,你说什么我都信。

最后说一句,世界比你想象的美好,也比你想象的邪恶,因为有人比你更善良,有人比你更变态,既不能狭隘的去揣摩别人,也不能绝对信任别人。

保护好自己,保护好家人,还记得济南发生的命案不?邻居假装物业查水表入户抢劫,被认出后,杀人灭口……

感谢邻居们、朋友们、同学们的不杀之恩!

本文固定链接: https://goldxuan.com/1004911.html | 金选网赚博客

网赚研究院:GUAJIBA.COM专注手机网上赚钱兼职项目

该日志由 流星 于2016年06月16日发表在 未分类 分类下, 通告目前不可用,你可以至底部留下评论。
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: 提防 | 金选网赚博客

提防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快捷键:Ctrl+En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