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趣吧

肉体

Posted on 21. 9月, 2016 by . 分类:懂懂日记    微信公众号:goldxuan6   186views

我喜欢带院子的房子,类似国外的HOUSE。

我原来也住HOUSE,如今为了孩子读书,必须来到城市生活,在城市里拥有HOUSE就比较难了。

我有朋友嫁到澳洲,在我们的概念里,澳洲就是悉尼,其实悉尼是个很小很小的区域,澳洲更像一个大农村,一个小镇一个小镇的,但是小镇该有的都有,例如学校、商场等等,很清净,路上没啥人,晚上6点以后,除了酒吧、旅馆,多数商店都关门了。

我明白了,在我们的想象里,她应该生活在悉尼,其实她生活在一个小镇,很偏远很偏远,类似北京跟四川一个山沟沟的差别。

不过,倒也方便,为什么?

因为,澳洲的机场网络是非常发达的,据说有人坐航班上下班,不知真假,不过澳洲的国内航班真有挤公交的感觉,安检也是比较松的,只是象征性的扫一扫,倒是对行李重量要求很严格,工作人员推个地磅,看着谁的包比较大就让放上去称一下。

澳洲航空科技很发达?

黑盒子就是澳洲人发明的,还有那个充气式逃生梯,澳洲航空也是全球安全系数最高的航空公司,在全球400多家航空公司评选中,几乎年年第一。澳洲航空创造并保持着喷气飞机时代零死亡率的纪录。

很有意思不?

我们以为朋友出了国,就过上了天堂般的生活,去了以后,发现也是柴米油盐,也有生活烦恼,反而觉得有些同情她了,你看看在这里多么的无趣,连个人说话都没有,怪不得大家都说,好山好水好无聊。

风景是真美,环境是真好,就是没啥人,澳洲那是真正的地广人稀,平均起来每平方公里不到3个人。

怪不得会得抑郁症,我突然想起了在新西兰杀妻的顾城,他应该是抑郁症患者吧?

据说是。

当时我在想,为什么中国没有这样的小镇?

想有?

很简单,把生活在大城市的精英挑出来,例如选出1万户,划给他们一个镇,由他们自己规划、建设,甚至允许他们自己选出自己的镇长,用不了几年,你会发现,一个中国式小镇出现了,是那么的干净、和谐、优雅。

我所在的小镇,如今也被改造了一番,猛的一看,仿佛是欧洲小镇了,经常有人跟我讲:你家那里真漂亮。

还起了个很欧洲的名:郁金香小镇。

我村的路叫:郁金香面包大道。

我在想,哪来的郁金香?

模仿的荷兰小镇?

还搞上了风车。

把我们镇的人搬到荷兰,把荷兰小镇上的人搬到我们镇,用不了十年,格局又对调了……

给父母装修房子时,我有两套方案,一套就是农村的升级版,例如不使用整体厨房,而是用瓷砖贴出一个传统灶台,不使用坐便器,而使用蹲坑式的,家具可以找木匠来做,没必要买套装的。

这样,他们进城后可以直接入手。

好与差的结果是一样的,就是肯定会乱七八糟,因为父母在农村生活了60年,他们短时间内无法适应城市生活,例如卫生跟不上,我以前写过一个观点,你随便闻一个农村人的衣服,都是有味道的,大家没有卫生意识。

突然把他们拔高了,他们会有不适应的感觉。

用不了多久,家里就乱得插不进脚去了。

能改变吗?

很难,很难。

我能天天去监督他们?例如每天必须刷牙、洗脸,否则不能出门,内衣要每天都换,袜子只能穿一天,吃过饭要接着刷碗……

我说这些,城市长大的孩子都会表示不可理喻?这也需要教育?

需要!

看一个国家的卫生情况,什么都不用看,看牙齿就行了,美国的牙齿是最白的,我们的牙齿是非常黄的,甚至是黑色的。

还要培养他们的公共区域意识,例如走廊里不能放东西,咱不能给邻居添堵,别人走路不舒服也是堵,看着不舒服也是堵,例如以前咱怎么嘲笑美国人,说他们没人情味,邻居家的草坪没剪好也要投诉……

父母也是孩子,是需要我们用心去带的。

很多人只是把父母带到了城市,却忘记了带他们成长,以为他们什么都会懂,其实真未必,我儿子有几个玩伴,每个玩伴都会带一个长辈,要么是爸爸妈妈,要么是爷爷奶奶或姥姥姥爷,有天,有个妈妈的包丢了。

这个事很大,就这么几个人。

打电话给我媳妇,问有没有看到……

包包里的钥匙给扔到了楼道口,其它的都没了。

调监控。

一个老太太。

那咋弄,只能很委婉地问问,有没有拿错之类的?

这个包,的确不是偷的,也不是拿的,而是捡的,是对方遗忘了,农村的确有捡东西的习惯,而且捡了就是自己的,特别是捡了陌生人的,至于说主动归还之类的,很少。

我说这些不是说品行有问题,而是道德标准有差异,例如在路上捡了500元,不会说等在路上问问谁丢了,一般就会揣起来了。

例如,我们算卦,什么叫好卦?

出门捡金子!

你有没有想过这是别人丢的,别人很急……

咱不管!

后来,我想来想去,还是决定给高标准装修一番,方太的厨房,蒙娜丽莎的瓷砖,TOTO的卫浴,全套红木家具,让他们生活的最后几十年,也可能是十几年,也可能是几年,去感受一下。

不卫生,不要紧,可以请阿姨帮着打扫一下。

上次,跟牛哥谈到了地产的发展方向,牛哥谈到了一个点,要开始进入不可复制地段,特别是针对养老、养生的,拿济南举例,千佛山脚下。

当我们老了,我们肯定会选择相对僻静的地方,越安静越好,牛哥现在就搬到了千佛山脚下,为未来做准备的。

我对山没啥感觉,我更希望能生活在田野里,特别是类似欧洲小镇那种,有配套设施,人与人很和谐,又能直通田野,我考虑过雪野湖旁边的恒大楼盘,这里应该是个不错的养生地,但是配套做得不够好,入住率太低,仿佛住进鬼城。

我周边有很多山,例如沂山、蒙山、五莲山,这些山上都有隐居者,例如画家、作家、修行者,他们就过着我说的生活方式,偶尔下山,买买菜之类的,平时在山上修行,山上也有一些出租的房屋,特别是五莲山,上面住着一些奇人,你没看到那些小卖部的春联都写得很艺术吗?就是山上的画家给写的。

这么一想,又觉得我委屈了自己,你看看,我原本是一匹野马,现在被媳妇驯服在家里,我原本一点都不喜欢都市生活,没办法,必须试着适应。

我也不愿意跟人交往,我有交往的心,但是我怕应酬,我好久没去打球了,大家就乱猜测,以为我咋了,是不是变心了?还是背叛球馆了?

哪这么多事?我在给孩子跑保险的事。

孩子手术后,合作医疗报销40%,剩余的大部分由学校里的保险给报销了,学生现在不是都有学平险吗?

很多家长应该只知道交,不知道报吧?

例如有孩子诊断出白血病,医生先问有没有在学校里交过保险?

学平险我们这里是100元/年,但是这里面有个条款是非常坑的,有3个月的免赔期,从你交了保险3个月起,若是有病,不赔,为了避免这个问题怎么办?若是连续交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。

理赔非常费劲,需要回医院复印发票,还要盖章,要去打病历,还要打详细记录,复印以后要盖章,然后再去找医生给手写一个诊断证明,签字、盖章。

我儿子这个手术,竟然有十几页。

我没事,翻了翻,里面有详细的记录,例如做过什么检查,检查结果是什么,手术全过程都有记录,谁麻醉的,怎么麻醉的,谁是手术人,谁是指导者,还有就是血液检查、尿液检查、全身CT……

原来,做一次手术要对全身心进行评估,甚至包括家族遗传史,还要检查艾滋病、梅毒等。

手术后,我儿子变化太大了,活泼了,爱动了,能吃了,睡觉特别安静,一点声音都没有,我甚至有些害怕,晚上还要过去检查一下,试一下是睡着了还是咋了?

不适应,过去他睡觉是有声音的。

相信现代医学,特别是我仔细看了这些手术记录、检查记录,感觉人类真牛B,从知其然到了知其所以然,知道病因是什么了,并且能做到真正的对症下药,就拿抗生素来举例,那咱就好奇了,同样是挂吊瓶,你是腿受伤了,我是耳朵受伤了,你咋知道抗生素作用在了腿上还是耳朵上?

这个也是有差别的,不同的抗生素,沉淀的区域不同,有的会聚集在皮肤,有的会聚集在淋巴,有的会聚集在阑尾,这也是为什么不同的科室使用的抗生素不同。

我咋知道的呢?

我反复叮嘱媳妇或我娘,不管谁陪床,护士换药时必须核对名字,要用手机拍张照片,上面有孩子的名字、床号、药名、剂量,护士虽然每次换药都要核算手牌,但是也有换错的时候,我咋知道的?我采访过护士们,不过现在概率越来越低了,因为现在实行签字制,换完药,家长要核对、签字、手印,还有就是静脉注射不再是科室护士兑药了,而是由调度室统一调配,调配过来的药就是已经兑好的,已经打上了名字、床号还有二维码。

我闲着无聊,就喜欢搜索这些,挨着研究我儿子打的每一针作用是什么,我若是有不明白的,我再去找医生交流,我纯粹是好奇,不是质问。

每个人都有好为人师的习惯,也愿意跟我讲。

我还混过医生论坛,专门针对扁桃体与腺样体的,里面关于手术方案争论也是很大的,例如有的是用离子刀,有的是用传统剥离术,有的则是用钢丝套,还有就是止血方案,有的用传统棉球,有的用电凝止血,扁桃体手术出血率是千分之四,还有迟发性大出血,手术后14天还发生了……

我也会跟医生去讨论这些,我想知道他使用的什么手术方案,优点是什么,缺点是什么,我纯粹是探讨,但是我绝对相信他,毕竟这属于个流水线作业的手术,跟兽医阉猪差不多。

我们知道的越多,才能越理解医生,越尊重医嘱。

我朋友家的孩子,也是睡觉打呼噜,问我?

我说,别问我,而是要去做睡眠检测,你要亲自去评判这一切,不要盲目手术,更不要盲目保守,要自己权衡。

一检测你就有答案了,你此时才发现,原来孩子睡觉时大脑等器官都处于半缺氧状态,大脑是有感知的,但是很多器官缺氧是没有感知的。

多么的可怕?

当时,N多研究中医的朋友都劝我,保守治疗,有的甚至跟我对骂起来,骂我害了孩子,骂我们愚昧。

这有什么好骂的?

这东西遗传因素占了9成,我爹也做过这个手术,我就是标准的腺样体面容,纵然你说的是对的,扁桃体是人体第一道防线之类的,但是我要权衡利弊,我是让他憋死呢,还是要拯救他呢?

我肯定要拯救他,为什么我突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?是我们出差,晚上儿子声音太大了,影响我休息了,而且白天喘气也困难了,我才真的害怕了。

否则,我也会选择保守的。

在医院待了这么久,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,我为什么不挨着科室转转呢?这不是很好的科普教育吗?使我们对健康有了全新的认识,从而让自己规避这些。

例如,有食道癌,病因竟然是他喜欢吃火锅。

医生说,还有一种行为也很可怕,就是喝热茶,特别是很烫很烫的时候。

我不喜欢吃热饭,我爹他们喜欢喝滚烫的粥,我喜欢凉的,最好是冰的,其实我也不喜欢喝热水,我适合在欧美生活?在欧洲,哪有什么热牛奶,什么都是凉的,我们这边出口过去的保温桶是用来装冰水的。

但是,我有喝茶的习惯,我就反思了这个问题,是不是应该让茶凉一凉再给客人倒上呢?再给我自己倒上呢?我是不是要用个更大的杯子呢?每次倒的少一点,便于快速凉。

我去骨科找小护士,顺便逛了逛,骨科里一住几个月的病人太多了,粉碎性骨折的,我总以为骨折了会马上手术呢!原来不是,要先推进去打牵引,也属于个小手术,你看我们腿这么长吧?一断了,就变得很短了,我们的肌肉类似橡皮筋,所以需要先用手术牵引,防止二次损伤,然后再消肿,再手术。

鬼哭狼嚎的。

骨折要多次手术,要放钢板,取钢板等等。

我就在想,以后自行车、摩托车还是要少玩,太痛苦了,我们能跑能跳的,而对于他们呢?膝盖打弯都成了难事。

还有一个病人更奇葩,是健身教练,掰手腕把胳膊掰断了……

这种都属于意外伤,还有一种是磨损伤,例如运动员受伤,我一直觉得“受伤”这个词离我们挺遥远,但是我打了半年球就出现了网球肘,非常难受,膝盖上楼也疼,我也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了,到底该不该预防运动受伤?

小护士跟我讲,过了30岁,人就走下坡路了,运动一定要适量,过犹不及,羽毛球是高损伤运动,还是要注意量。

教练说过,什么时候人最容易受伤?

就是棋逢对手时,要么是太投入了,要么是太紧张了,要么是太拼命了,若是只是娱乐打着玩玩,心情放松,不会有问题的。

我问了小护士一个问题:肥胖与健康的关系是什么?例如BMI指数。

她说,理论上可以划等号,其实是不应该划等号,例如肌肉男,他的BMI指数也很高,但是他很健康呀?另外人体脂肪多不代表就不健康,判断人是否健康的标准是看他的最大摄氧能力,专业名词叫:VO2max。

医学上、体育上怎么判断一个人的生命力是否旺盛?

就是VO2max指数。

这东西很难提高,有个提高VO2max的办法,就是变速跑,跑个200米冲刺,接着慢走一会,再来个200米冲刺,这个训练方式也有专业术语,叫:Interval训练。

VO2max与肺活量有关系吗?

关系不大,因为在我们急速运动时,我们肺部是过氧的,就是说,供大于求,是血液不能携带那么多氧气,不能把氧气运送到我们身体各处,所谓的VO2max其实就是我们血液运输氧气的最大能力。

据说,40才算正常的。

这两天,我测了一下,妈的,我才20,属于超低的,据说与遗传有关,不是说我的最大值是20,而是我快走的时候,我的V02只有20,看来我没有发力?

心率太低的缘故?

我快走还是蛮快的,但是心率只有100左右。

我是用运动手表测的,使用的是心率带,未必准确,足球运动员不是有个体能测试吗?也是有专业术语的,叫:库柏测试,也就是12分钟耐力跑,库柏测试是最粗糙的计算VO2max的方式。

如果想专业测量VO2max呢?

需要在跑步机上戴着面罩,计算你吸了多少氧气,呼了多少二氧化碳,还要检测你的心率,据说全上海这样的设备只有一两台。

运动员普遍能到60,一些环法选手能到90,与天分有直接的关系,据说后天只能提升25%,最多。

我看过一个实验室节目,就是选了一群肥胖人群,对他们进行了三组测量,一组是测量他们的BMI,一组是测量他们的脂肪率,一组是测量了他们的VO2max,实验结果是:三者不成正比!

也就是说,的确存在健康的胖子!

研究这些有意思吗?

我觉得很有意思,朱光潜不是说过嘛,要做一个有生活乐趣的人,而不能做一个傻乎乎的专才,他举了歌德的例子,歌德是可以教授全校所有课程的,随便拿出来一个,他都懂……

孟子提出过:博学、守约。

同一个意思。

医生只懂医学也没意思,要是跟我们谈谈车,谈谈旅行,谈谈读书,我们也觉得蛮有意思,否则一起吃饭太尴尬,不能开玩笑。

我还去过做细菌培养的部门,例如细菌、真菌都是可以培养的,甚至肉眼可见,不同菌群颜色不同,例如在我们手上用棉签擦拭一番,做个细菌培养,发现我们手上好脏,细菌的主要类别是什么?

粪便里的!

意外不?

怪不得上次我去参观食品厂,工作人员说,家庭烘焙不用检测,大肠杆菌肯定超标,我就疑惑,为什么?

他说,上了厕所未必洗手呀!

若是上了厕所不洗手,大肠杆菌肯定超标,我信了……

那就要学会洗手,洗手是不是要用洗手液呢?

不需要那么复杂,肥皂就足够了,但是洗手时间必须足够长,要搓几遍甚至几十遍,实验表明,普通香皂跟那些洗手液的效果是一样的,洗手液的唯一作用,我觉得只是便捷。

什么地方细菌最多?

菜板!

从医院回来,我养成了洗手的好习惯,我倒觉得,应该是:便前、饭后要洗手,你想想,你手上可能是有真菌的,你又拿着JJ尿尿,岂不是容易长脚气?

我理解了,为什么有些医生、护士有洁癖了。

我也不喝大桶水了,办公室我都喝农夫山泉,4L的,别人都觉得贵,那都是想象的,我是从天猫买的,7块钱一桶,一天喝1桶,我一次买4箱,能喝半个月。

昨天,我看《人物》,里面有篇讲吴宇森的,他拍《太平轮》前得了淋巴癌,去美国做手术,我就在想,台湾的手术能力不强吗?北京的手术能力不强吗?为什么飞到美国去做呢?

例如王菲的女儿,刘欢,貌似都跑到美国去治病,甚至足球运动员断了腿都飞到美国去治疗,这是为什么呢?

美国真的比我们牛B?

前些日子,在微博上看到了中美癌症存活率的对比,我们比美国落后了一半,那么美国医学到底发达到了什么程度?

也就是大家争论的中医和现代医学,现代医学到底多么牛B了?

TED有个演讲《挑战病魔:约弗·麦登:超声波手术之无创愈合》,是讲了用超声波来做脑部手术,很巧的是,我在看医学纪录片时,正好看到了这个实验室的这个手术,非常的科技化,而且全程人是清醒的,原本抖得厉害的右手次日就完全恢复了。

但是,这属于临床实验阶段。

也就是说,未来,外科手术的主流将是“无创”的。

超声波在医学上应用本来就很广泛,这次之所以牛是牛在了脑部手术,这需要的是什么?

现代医学与现代IT完美的结合,要做到实时呈像,指哪治哪……

超声波有点隔山打牛的意思,例如超声波碎石已经是很普及了,我们这边三甲医院就可以做。

也就是说,我们得了癌症,去美国治疗比在国内治疗,康复的概率要大一倍,若是不差钱,会去还是不会去?

继续回到扁桃体手术,我们这边三甲医院做这么个手术要1万元,若是在国际儿童医院呢?

10万以上。

是不报销的,我问了两家,一家给出的价格是8万,一家给出的价格是17万,天价不?

但是,服务肯定不同,医生全是老外。

一句话,要相信现代医学。

我娘有心脏病,我有个读者在北京一家非常有名的医院,恰好是管心脏病的,她让我尝试一个办法,就是每天1/5片阿司匹林。

我问,医学上有这个说法吗?

她说,颇有争论,争论的焦点不是阿司匹林对心脏病和肿瘤的预防作用,而是争论利与弊。

我问,阿司匹林的作用是什么?

她说,你扎破了手,血液会凝固,这是在体外,防止失血而死,若是在体内呢?血液凝固就有负作用了,会形成血栓,而阿司匹林的作用就是防止血液凝结。

我问,那弊端是什么?

她说,器官内出血,例如胃出血、肠出血。支持每天服用阿司匹林的专家认为,即便是器官出血不会使人死亡,但是得了心脏病或肿瘤,人可能会损伤很大。反对每天服用阿司匹林的专家认为,其预防作用可能只有10%,但是促使器官出血的概率却增加了1/3,这么做到底有没有意义呢?

我问,你觉得呢?

她说,若是犯过,则可以加强预防。

我很喜欢国外一些医学实验室做的视频节目,例如前些日子天涯副主编金波猝死引发了两个问题:

第一、心脏骤停急救。

第二、电击除颤器。

挪威人几乎人人都会急救,其救活率也是最高的,欧美国家在公共场所都有除颤器,怪不得大家在呼吁北京地铁配这玩意呢。

救活率有多高呢?

2%。

也蛮高了,急救的常识是什么?

要按压胸部,深5~6厘米,跟心率差不多,目的是使血液继续循环,防止器官损伤,切记,按压胸部比人工呼吸更重要!

在此基础之上,再使用电击除颤器,使其心脏复苏。

心脏骤停,我们可以理解为咱的汽车突然熄火,我看了一个数据还是蛮恐怖的,中国每年心脏猝死的有50多万人,抢救时间为黄金6分。

等医生赶到时,基本已错过最佳救治时间。致命性心脏骤停发生后20秒至30秒内迅速除颤,几乎能使100%的病人得以幸存,而10分钟后治疗生存率低于10%。

实际上,能把除颤用上,基本上都在10分钟以后了。

英国、美国的救活率在2%,挪威在4%,这个数据还是蛮高的,国内呢?

目前还没有统计数据,其实我们是可以想象的!

高强度运动未必会长寿,甲A年代山东鲁能有个传奇教练:桑特拉奇,才60来岁,前些日子也猝死了。

适度运动对身体是有好处的,可是总觉得坚持不下来,使我想起了乳腺癌大妈的那句话:我就跟自己讲,每走10公里就等于多活一天。

你走的哪是路,分明是命!

尊重生命,从尊重我们的肉体开始,没有什么比我们的身体更神圣了!

» 本文链接:原创文章如转载,请注明出处http://goldxuan.com/routi.html

Tags: ,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还没有评论,沙发等你来抢!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