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投资那些事,满满都是套路啊

Posted on 22. 12月, 2016 by . 分类:懂懂日记    微信公众号:goldxuan6   600views

办公室门被敲得山响。

谁呀?这么胆大?

我开门,一个老太太,后面一个娃,娃七八岁,看老太太的容颜打扮,应该属于城郊的,没有劳作痕迹,但是又不属于退休人员。

我问,大娘,咋了?

她自言自语地说,不是,不是。

我问,您找谁?

她说,存1万元返两千的那个……

我懂了。

返利网。

我说,大娘,你回去吧,人家不干了,关门了,都跑了。

其实,还在干,招商正在如火如荼的,整天喊一群老头老太来听课,动不动还吵架,整栋楼都能听到,不过是在我们上面十层,老太太把25层想成了15层。

我在想,等我们老了,手里攒点钱了,也要抓紧交给儿女,否则,早晚会被年青人设局给弄走了,咱的经验属于咱的年代,咱搞不懂年轻人,年轻人玩老年人,一玩一个准。

咱可能会说,那是因为这些老头老太没文化。

上海的有文化吧?要么大学教授,要么退休干部,手里攒的现金动辄几百万,在上海有一帮做民间借贷的,他们专门针对老年人,先是推出投资送旅行,例如新加坡游,你自己去玩,需要1万元,但是,我们的旅行则不同,你投资1万元,我们送你新加坡之行,一年还给你20%的回报,也就是明年给你1万2。

你怎么算都是占便宜的。

全程包机,一对一或一对三服务,什么意思?

若是您属于重点对象,那么会有专人全程陪您,比亲闺女还亲,您就是真想亲一口,人家也会笑着说,大爷,乖,别闹。

若是您属于一般客户,那么您也有服务专员,不过一般是三四个人共享一个。

全程,他们在介绍自己的理财业务。

回来后?

纷纷交钱了!

理财是需要噱头的,人家那噱头可不是小噱头,要么建设世博园,要么修建新机场,您别怀疑,有合同,有图有真相。

还会带大家去世博园建设工地参观的,看,这一片就是咱计划投资的……

我咋对这些流程这么熟悉?

我有两个读者是做这个的,一个是男生,素质非常高,修行也蛮不错的,最初是在一家理财公司干,类似的理财公司做的最出色的一般都是洛阳人,他们属于洛阳帮,这个男生也是洛阳的,他从业务员干到了公司的业务主管,这家公司做到了5个亿的规模,然后崩盘了。

领导层被抓了,他没啥损失,但是他已经轻车熟路了,注册了一家新公司,自己操盘,同样的模式,同样的套路,很快又做到了接近8000万的盘子,这次不是修建世博园了,是搞客运码头,例如青岛到上海,上海到宁波,上海到海口的轮渡专线。

8000万是不是盘子很大?

对于民间借贷而言,只要噱头好,口碑好,一个县城也能轻松做到8000万,老百姓其实是非常好骗的。

不久,这个小男生,也出事了,不是自己盘子出的事,而是别人的盘子出了事,他作为担保方受牵连了,警察在立案调查时,引发了新公司的客户猜疑,大家纷纷提现,差不多有2000万的资金缺口,突然就崩盘了。

抓了。

我非常欣赏他,他属于同龄人里面比较睿智、沉稳的,修行非常不错,只可惜入错了行,真是蛮可惜的。

有些话,现在说就有些马后炮了,出事前的春节,我们聊了聊,我跟他讲,玩资金几乎没有全身而退的可能,就两个结局,要么被抓,要么跑路。

我问他是否想过这些?

他说,你说的我都懂,但是我做的不是那个类型的,我是真心做一些实实在在的投资。

我问,实实在在的投资,咋可能承担起30%以上的年回报率呢?

他说,这就需要用心寻找项目。

我把大伟介绍给了他,当时大伟正在找资金做产品,大伟在做微商,是别人的品牌,团队拉起来了,他想单干,但是单干就需要找大品牌给背书,那就需要资金。

撮合过后呢?

他没看上大伟,认为微商这玩意太悬乎。

大伟也没看上他,大伟认为他玩的资金盘太危险,会烧到自己,就是白送,也不用。

有意思。

另外一个读者是个女生,她是在上海一家资金公司做客户经理,说白了,就是拉业务的,她胸脯真高,颜值也很高,个头更高,比我还高一点点,老家是秦皇岛的,她还是同济大学毕业的。

别想歪了,不是靠出卖色相。

她属于什么类型的人呢?很容易被人信任,话也不多,也不主动,但是你就想靠近她,我咋这么熟悉?

她跟我一起旅行过。

包括我都跟她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,当时我只是好奇,一个才毕业四五年的小姑娘,咋在上海买上的房?虽然只是单身公寓,那也要一两百万吧?另外还买了一辆Q60S,我推测她毕业这几年,不会低于300万的收入,旅行时,我们队友们一致推测她可能被包养过,可是谁又舍得拿这么多钱包养一个女孩呢?当然,咱只是瞎猜测。

我问她,你拉过的业务里,最大的单笔投资是多少?

她说,600万。

我问,提成多少?

她说,很少,3个点。

我问,你们公司最大的单笔投资是多少?

她说,有个客户投资了6000万,不过不是单笔,是陆续投入的。

我心想,上海有钱人真多……

我问,你自己有没有放钱进去?

她说,最初有,后来想明白了,都提现了。

我问,你们公司崩盘了没?

她说,还没有,但是我辞职时,我给我的客户都打了一遍电话,告诉他们,我自己已经提现了,不玩了。

至于他们是继续还是退出,那是他们的事,但是都是因为信任我而进来的,我有责任提醒他们。

她现在在做什么?

做大学生贷款业务,代理的人人网的金融业务,只做中介,有点类似余欢的玩法,大学生是金融业务的重灾区,对于大学生而言,不是贷款难的问题,而是贷款主动送到手,问你要不要?!

前几天,我发了一张旅行合影,那个扎马尾辫的小姑娘就是她,说是小姑娘,其实跟我年龄差不多,未婚,说是不婚族。

有时,我在想,这些投资人真傻,投资咋能没有把握就出击呢?

讲道理,我一讲能讲一堆。

但是反过来看我自己呢?

我有没有参与这些投资?

有!

拿炒股举例,我是反对炒股的,因为我们看不到底牌,我们比不上马云,比不上王健林,也比不上王思聪,因为他们本身是造故事的人,我们是听故事的人,最终就是他们不断地造故事,我们不断地为故事买单,他们是收割者,我们是韭菜。

例如王健林投资董明珠造车。

马上就爆出,要准备IPO。

类似的还有马云入主恒大足球。

我们一想,马云都投资了,我们肯定相信马爹,于是跟风进去了,就如同当初我们跟着买华谊兄弟是一个道理。

一个人,真正站在了足够高的高度上,他就是股神,因为他具有预知未来的能力,知道谁准备上市,谁需要资金……

假如,我们公司准备上市,只是咨询了一下相关的团队,准备邀请他们帮着策划、运营,甚至还没有提交申请,用不了多久,就有一些我们在新闻里才能见到的人物出现了,他们提出,能否花钱购买一些股份?你可以自己出价。

咱见偶像,还在忙着合影呢,偶像提出要入股,这是天大的喜事,关键是咱生怕辜负了偶像,给出了非常便宜的价格。

偶像入股了。

咱就纳闷了,咱上市只是一个想法,还没有具体行动,他们咋就这么信任我们?万一我们上不了呢?

人家消息就是这么灵通。

就如同我们买了房子,正在为找谁装修发愁,突然接到了N多装修公司的电话。

我们山东一家上市公司,做电子的,就是这么被偶像入股的,当时偶像突然出现,公司所有人都激动不已,这还了得,见到偶像了,能被偶像认可,无比荣耀。

就是这家公司的一个高管,他总是劝我:懂懂,你别去创业,你要是真的想创业,就看看谁有潜力,投资谁,入股谁,哪怕十年里只有一家公司上市了,也足够了。

股票没法炒。

我坚信我不会碰股票的,牛哥算是炒股比较厉害的吧?2015年,他在5000点成功逃跑了,赚了400多万,牛哥整天跟我谈股票,我的原则是我不能把控的市场,我不碰。

所以,牛哥劝我炒,我也不炒。

牛哥还有个原则,他只谈自己的一些操作理念,但是不给出具体推荐。

我自己做定投做的非常好,在股市里也属于比较牛B的,至少我不赔钱,一直都是稳定赢利的,当然在他们看来,我太保守,赚钱太慢,我的原则是啥?哪怕每年超过5%,这已经是非常好的理财了。

何况,不止5%。

我在内蒙古体验了一把涨停,大姐不允许我告诉别人,可是我还是告诉了安静姐,安静姐也进了一些。

安静姐作为回报,也告诉我一些可能涨停的股票。

我本身还持有接近200万的货币基金,最近货币基金大跌,因为大家都在疯狂地套现,多次出现直线下跌,我心想,不如拿出来赌一把,输了也无所谓,我拿10万试水。

一试,赌赢了。

每天,安静姐推荐给我2~3支。

最初,我还是每支10万,可是我反过来一想,就是涨停了也才赚1万元,太没意思了,不如加大力度,例如每支我投入30万。

事后,我再反过来觉察自己的内心,其实我成了自己最不想成为的那种人,我说过,不赌,不做没有把握的事。

我为什么坚信这个钱是可以赚到的?

我相信安静姐。

结果呢?

一把我就赌输了,上午开盘不久我就遭遇了一个跌停,一个跌停就是3万多,虽然有两个是赚的,但是帐面依然亏损2万多。

赚2万可能觉得无所谓,不觉得多。

亏2万,可心疼了。

关键是为了救这2万元,我又投入了30万,等于把价格中和了一下,安静姐反对我补仓,可是我想,倘若不补,岂不是更亏?

结果我又遭遇了两个大跌,三天亏了5万元,我以为我不心疼,其实内心特别疼,安静姐让我割肉,我不舍得割,割了就代表彻底没希望了,可是不割也许还跌呢?终于理解为什么叫“割肉”了,真的心疼,割了。

5万呢, 能买辆很不错的摩托车了。

从我追股票这件事,我就在想,上海的老头老太何尝不是追的股票?我为什么会买我压根不熟悉甚至从来没听说过的股票?因为信任。

所以,你咋就那么坚信,等你年龄大了你不会参与高息理财?

安静姐特内疚,其实这有啥好内疚的,愿赌服输,而且我不会抱怨,我是成年人,自己的行为自己负责,不迁就,另外也使我明白了一点,我应该坚持我过去给自己制定的原则,不应该挑战概率!

是我太听话的缘故?我们所谓的“听话”,表面上是听了别人的话,其实是听了自己的话。

例如炮神跟着我,他听话不?

很听话。

是他认为,听我的话是利益最大化的选择,所以他愿意听话,就是他内心有一个建议,懂懂有一个建议,两者冲突时,他会选择懂懂的,理由是懂懂更有经验。

倘若,我跟炮神说,来了个大哥,他喜欢男生,你委屈一下,陪陪他。

炮神一定会选择NO。

你不是听话吗?咋不听了?

听话,其实是听自己的话,而不是别人的话。

所以,真听了别人的建议做出了选择,也别怪别人,因为选择是自己做出的,不是别人强迫自己的。

我们以为我们很有原则,是我们以为。

我问了一个女生一个问题,她是做微商的,我说,你遇到了一个大哥,他能量场很强,属于微商里数一数二的大咖,他身材也不错,颜值80分以上,手下拥有20万人的微商团队,但是他喜欢上了你,若是你答应他,可能会借力东风而起,你是答应还是拒绝?

她说,拒绝,拒绝交易。

牛,有骨气,刘胡兰。

在文章里,我貌似是个利欲熏心的家伙,在现实生活中,我几乎不跟人谈钱,谈生意,也不谈工作,大家在一起打球就只讨论球,讨论别的我就不参与了,因为我一参与就是话题终结者。

我很少请球友吃饭,不是说我不擅长买单,而是我总怕别人误解,以为我有什么企图,其实我还真愿意请大家吃饭,花不了几个钱,真是无所谓的事,何况我有免费的饭卡,本地有家很大的酒店,他们实行会员卡模式,我有张现金卡,最初里面2000元,后来就过万了,因为平时一起吃饭总有人抢着买单,结果一看,买不上单,只能刷会员卡,那咋办?

这样吧,这些钱就充到懂懂的卡上吧,会预存上1000或2000元。

于是,饭钱越来越多。

还会遇到另外一种情况,就是一个人在这里玩了五六天,他走的时候,直接去饭店给充上三五千,然后给我发个信息:饭钱。

看似我在球馆很活跃,其实我只是跟大家打招呼,几乎不深交,我在羽毛球圈子里的朋友很有限,就那么几个,而且年龄都比我大,我们经常小聚,大家在一起就跟亲戚似的,我在本地有事都找他们帮忙,就是亲哥哥亲姐姐的感觉。

我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的人,所以给人的感觉很冷。

其实,我火热。

那年冬天,球馆有个老球友,所谓的老,是年龄老,跟我并不熟,有专职司机,一般下午3点去打,5点就走了,而球馆一般5点才上人,而我一般是3点去,因为球馆钥匙在我手里,我要去开门。

我们俩人都蛮有意思的,他有人陪着玩,我也有人陪着玩,其实应该这么玩,我跟他玩,大家休息,毕竟只有我们俩是为了打球而来的,偏不。

仿佛是谁也不愿意靠近谁的意思。

我的意思是,你愿意主动,我就陪你,你不主动,我不搭理你。

过了有两三个月,他走的时候问我:你是不是姓董?

我说,是。

就这么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,走了。

我们给他起了个绰号,私下起的:老张头。

至于他是不是姓张,不知道,我们是根据文学中的人物来给起名的……

又过了几天,他喊我吃拉面。

吃过拉面,我请他到办公室喝茶,他是教育系统的,这就算认识了,又过了一些日子,他带了一箱啤酒到我办公室,我办公室有个单间,原本是放床的,里面还有个大浴缸,总是有女读者来,我媳妇多想,就把床给我卖了,意思是你想午休就回家,不能待在办公室。

好吧,我又买了一个沙发,那种电动的,一键就变成床的,还不一样嘛。

浴缸也拆了,放了几张桌子。

后来就当成了聚餐的房间,偶尔我们家人小聚,就把饭菜做好,带过来,一旦超过七八个人,家里坐不开。

这里无所谓,能坐12个人。

我叫了几个小菜,让外卖给送过来,我跟老张头喝了一箱啤酒,他突然问了我一个问题,有没有兴趣成立一家公司。

我立刻就懂了,他找我洗钱。

我说,不是很合适。

他说,正规业务。

我说,我老师跟我讲过,一个搞文学创作的人,平庸的开始就是创业,创业会磨掉我所有的棱角,使我变得无比的圆滑,关键是我会失去学习与思考的时间。

他没有继续聊这个话题。

我只是好奇,你为什么选中我?难道你觉得我嘴严?错了,你找我是最大的错误,因为我会拿着大喇叭满世界喊。

后来,我问过他,为什么选中了我?

他说,你已经脱俗了。

哈哈,哈哈,我笑死了,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么贪婪……

这些事我还真熟悉一些,因为我有朋友是做海参品牌的,他的牌子一点都不响,但是有300多家连锁店,这些店多是太太们开的,洗钱用的。

反腐以后。

老张头的公车待遇貌似也没了,开始开私家车了,去球馆的时间也改为了晚上,因为上班时间出去打球会被举报的。

到了三四月份,他又来找过我一次,问我能否合作在我办公室里开个私人会所,不用做饭,从外面叫菜就可以了,只是一个吃饭的地方,这样可以规避检查,因为我办公室在商场楼上,从商场电梯可以直达。

我考虑再三,同意。

因为我觉得以后可能会用到他,因为我孩子面临择校的问题。

我招了一个小姑娘,当服务员,任务很简单,按照人数去点菜,让三楼的酒店做好以后直接给配送到办公室,很隐蔽。

酒水要么红酒,要么白酒,白酒只有一种,本地的沂蒙山,160元/瓶。

只有晚上一场。

也特意办了会员卡管理模式,要刷老张头的卡,套路我太熟悉了,小姑娘说,不收现金,只能刷卡,别人请老张头吃饭,总不能让老张头请客吧?那好吧,存点现金吧,存多少?或3000元,或5000元。

后来,我就明白了,老张头的业务价值也就是1~2万元,所以送礼人心里都很有数,一般就是三五千,人家很明白这些套路,基本不少给,也不多给。

为什么不送购物卡?

送你,你敢用吗?纪委天天在商场等着你老婆呢!

老张头的业务,每年只有两三个月,就是高考前,找他的主要是艺考生的家长,一个月能收五六万。

我扣15%。

这个事,父母反对,姐姐们反对,都认为太危险,其实我有什么危险的?我就是开了一家私人会所,老张头充值充的多了一点而已,何况充了多少卡也没人知道,一切都是虚拟的,我连老张头的电话号码都不知道,也没有通过话。

绝对安全。

一直到此时,我才明白“白手套”是什么意思。

我就是白手套。

老张头本身就不是我们本地人,所以他没有值得信任的亲戚朋友,最终选择了我这个陌生人,而且我们没有任何交集,很难被觉察到,我是一个连手机几乎都不用的人,查通话记录也是干净的。

老张头后来调走了,说法众多,有人说高升了,有人说低就了,有人说双规了,其实这些消息都不准确,而是他当校长了,在一家私立学校,说是年薪25万。

真跟这些领导们在一起,又觉得我们真幸福,你知道他们的梦想是什么吗?

年收入10万,是不是不可思议?

这也是我觉得很难理解的缘故,一共收个三千五千的,何必非要通过充值卡周转一下呢?

他就想要一个效果:我没有直接收取任何人的一分钱。

别人给充了卡,也只能理解为:请老张头吃了顿贵饭!

“我”这种私人会所是很多的,我跟一个朋友交流过,他的会所就被纪委查过,客人刚走,他们马上进来了,拍照,消费的什么烟,什么酒,问东问西,谁来吃的,几个人,消费了多少钱,菜单是什么……

作为公务员,能“赚”多少钱,与部门有直接的关系,例如房管局里的工作人员,一个月赚个万儿八千的外快真容易,房产中介都供奉着他们。

我把门面房的一二层都涂成灰色了,装上了灯,搞得有点像KTV了,我是跟老大打过招呼的,我问过他,这么搞行不?

他说,先弄,后说。

我以为他答应了。

那我就敢干了,何况我这也不是先例,酒店、KTV不都是这么搞的吗?何况我认为我是给市容加分的,多有美感,我可是搞艺术出身的。

做了没多久。

有人来检查,直接给下达了整改意见,意思是需要拆,还动手动脚的,要亲自拆……

我靠,不是说好的吗?咋来这一套?

我跟老大也是球友,而且属于平时关系很好的那种,我急忙给他打电话,他说在下面乡镇,回来再说。

我就理解不了,我认为这里面有事,咱还是太嫩,理解不了他们的这种语言。

我就打电话问另外一个球友,他在执法部门,问这个情况怎么办?

这个球友给我的建议是先收下整改意见书,口头答应拆除,和气、应付,先让他们走,事后再说。

我越想越不对劲,直接去找他,让他给我出出主意。

他问我,你觉得这意见是谁下的?

我说,肯定是手下。

他说,不,就是他下的。

我问,怎么判断出的?

他说,为什么人家目标明确,直接去了你那里,说明目标也是明确的。

我问,什么目标?

他说,你只是嘴上问了问,是不是没表示?

我说,是呀,我认为不是多大的事。

他说,这是很大的事。

我说,懂了。

真复杂,原来老大是需要我揣摩他的心理呀?我以为我们是好朋友,你帮我个忙也没啥,原来你帮我忙是有代价的啊?

好吧!

事后,我又捋了一遍,我突然很理解他了,我们总是试图以小博大,甚至以无博有,这是错误的,不能随意消耗感情,我应该给他加分才对。

另外,我也不应该告诉他,我应该走正规手续,一步一步审批。

不给任何人添麻烦。

有时,我在想,你简单这个世界就简单,你复杂这个世界就复杂,揣摩人是最累的,但是又必须去揣摩,否则又会被贴个标签:不懂事。

一起旅行时,那个胸脯很高的妹子,腚疼喊她姐,她是愿意拿30万出来支持腚疼去环驾中国的,不过腚疼前怕狼后怕虎,大伟也给腚疼洗脑:你是不是一无所有?既然是一无所有你还怕什么?拼就是了,先干再说,哪那么墨迹?我带的团队里,越是优秀的越是曾经一无所有的,现在都开卡宴了。

大伟喝多了酒,特喜欢给人洗脑,把腚疼洗得一愣一愣的,大伟问:你给父母买上房子了吗?他们是不是还在农村?你给自己买上房子了吗?你给自己买上车子了吗?你别看我不行,但是我让我爸开上奔驰了,让他们住上190平的房子了,我让孩子们就读了最好的学校。

我听了都觉得蛮心动的。

其实,在某些方面,我是有预见性的,我说的事,他们可能不干,但是终究有人会干,而且干的很好,别说环驾中国了,就是仅仅走走大西南,也能众筹50万以上,前几天有个:56民族行,寻美大西南自驾游众筹。

众筹了64万,可以百度一下。

腚疼应该不敢做,他性格使然,太保守,适合做一些打杂的工作,笑笑可能会做,据说群上有个朋友投资了笑笑近百万,让他搞搞,试试,已经投资了。

有时我在想,整天谈百万,几百万,到底是显得我很LOW呢,还是会放大读者的信念呢?

俺也不知道~~

» 本文链接:原创文章如转载,请注明出处http://goldxuan.com/guanyutouzi.html

Tags: ,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还没有评论,沙发等你来抢!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