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趣吧

走后门 :你的活动范围决定你的眼光

Posted on 08. 4月, 2016 by . 分类:网赚日记    微信公众号:goldxuan6   159views

zouhoumen

肚子疼。

咋回事?

买了一对菲律宾棍,耍着耍着捣到自己了。点背不?

当时没啥感觉。

下午疼得受不了了,我怀疑是不是把内脏捣破了?急忙开车去医院,我进去一看,人真多,耍了个小聪明,走的急诊,说自己不行了。

发现这招根本不灵,因为还是要排队去做B超,我以为一路绿灯呢。

取了号,前面还有100多人排队,至少要等三四个小时,我说我疼得受不了了,白搭,因为大家都疼得受不了了。

我同学在皮肤科。

我给她发了条微信,问她方便不。

她下来了。

我说,我真受不了了,有没有捷径?

她说,现在查的可严了,怕投诉,前几天有个女的在排队的时候疼得在地上打滚,没办法,大家都在辛苦排队,都是病号,打滚你也要忍着。

我心想,是你没本事,别说这么多废话了。

把她打发走了。

当然,我也理解她,毕竟刚参加工作不久,在医院里还没站住脚,没有太多的话语权,找人帮忙也是价值交换,这次我找你走个后门,下次你去我科室走个后门,礼尚往来,你不给我面子,我就不给你。

有个球友在这边当领导,但是我跟他关系一般,首先是年龄差距,他比我爹年龄还大;其次是没有太多深交,一起吃过两次饭而已。

我找馆长要了他电话,给他打过去,简单一介绍,他想起来了。

他没出面,派了一个小医生招呼的我,小医生把我手里的号要了过去,进了B超室,换了一个号给我,这个号是已经叫过的。

我懂了。

我捂着肚子很着急地扒拉着人群:对不起,对不起,刚才叫到我了,我去厕所没听到……

大家一看号,是真的。

让我过了。

钻了个空子。

做了B超,无大碍,放心了,仿佛也不是那么疼了,给领导打了个电话,表示感谢。

他说,没事就好。

我刚插完队,就有别的科室的医生带着患者插队,医生一边走一边说:不好意思,提前预约了。

排在前面的几个,就是不给他们让。

因为不相信他的话。

我越想越觉得领导高明,姜还是老的辣,现在是个什么时代?人人都是监督员的时代,动不动就要给你录视频发网上,你还敢走后门?如此的明目张胆?

那俩人,最终也没有插队成功。

医院真是人满为患,跟屠宰场似的,鬼哭狼嚎的,真觉得护士与医生伟大,你们在这样的氛围下竟然没抑郁?

我是一刻也受不了。

中国大部分行业都处于产能过剩阶段,但是教育、医疗却处于极度短缺的状态,我在想,假如马云进军了医疗产业该多好,推出阿里医院,招募一流的医护人才,可以实现看病预约、在线订床,最关键的一点,实现云诊断。

对于综合性医院而言,国家还是不舍得放开,前两年成都开始试点了民营资本进入医疗市场,就是让医疗市场从计划经济慢慢转向市场经济,目前成都的民营医院占到6成份额,很了不起了。

拿牙科为例。

牙科现在就是标准的市场经济,你想要便宜的有便宜的,想要贵的有贵的,想要服务好的有服务好的,而且还出现了一个现象,去牙科诊所看牙的远比去大医院看牙的要多。

你永远不用担心排队化验的问题……

医疗市场一旦放开,会出现什么现象?

顺丰来了,申通来了,圆通来了,公立医院成了邮局,因为你服务跟不上,资源跟不上,什么都跟不上的时候,你就会被市场所淘汰。

公立医院医护人才多?

那是因为没人给他们出更高的工资而已,我们这边有个眼科专家,退休后被民营医院聘去了,亲自主刀做白内障手术,队伍排的老长了。

我们渴望顺丰的到来。

不怕多花钱。

我们医疗资源真的短缺吗?

不缺,民营资本有的是。

我们教育资源真的短缺吗?

不缺,找不到工作的师范毕业生一抓一大把,是民办学校门槛太高,所谓的民办也不完全是民办,例如我们小区南边办了一所小学,是企业跟教育局合作办学,老师依然来自教育系统。

未来,民办学校一定会超越公办学校。

理由很简单,市场经济的特点就是适者生存,不适者被淘汰,适者为了存活必须变得越来越优秀,国外一流的大学都是私立的,包括哈佛。

而如今呢?

大家都在抢公办学校资源,因为没有别的选择,我儿子马上读小学了,就面临这个问题,若是选择送他去最热门的小学,一个班要90多个孩子。

正常招生可能是60个,但是还要塞进去30个关系户。

不塞行吗?

不行!

你说老师能照顾得了90个孩子吗?

照顾不了。

那我能送他去民办学校吗?

教育不可逆,咱也不敢轻易试错,所以大家想把孩子送到哪,咱就把孩子送到哪,你能找关系送进去,咱就能送进去,无非就是你不花钱咱花钱就是了。

社会需要马云这样的颠覆者。

例如银行过去是垄断状态,但是被互联网理财革了命,现在做生意汇款大家都会问一句:支付宝还是微信?

很少有人问,银行卡号是多少?

人口老龄化越来越严重,看病难问题越来越突出,一方面我们期待颠覆式的医院出现,那里技术更好,服务更优,贵点无妨,我们也不指望什么医疗保险之类的,就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,看病舒服就好。

一方面,我们要多赚钱,例如可以去日本看病呀!

今年,牛哥喊了我四五次,一直建议我去日本注册公司,他把几个徒弟都安排到日本了,让他们从日本淘珠宝到国内卖,同时他在那边买房子,注册公司等等,据说经过一系列的运作,可以享用日本的医疗、教育资源。

从山东飞过去,也就是1小时而已。

看病的时候飞过去,平时回来就是了。

不过,我坚信医疗行业会有颠覆者出现的,而且很快就出现了。所以,我们不用担心未来拿钱没地方看病,就怕你没钱。

好好赚钱吧!

地方越小,人情越重,办什么事都要先考虑有没有熟人,这也是为什么公务员、医生、教师那么受尊敬的原因,大家有求于他们,好好养着这些人脉资源,早晚会用到。

一方面,咱很唾弃。

一方面,实在无奈。

我去给皮卡挂牌时,下午1点上班,中午12点我就去排队了,我是2号,但是硬是有三个人插在了我前面,他们跟办业务的民警认识,我能咋办?

只能忍气吞声,谁让咱不认识呢,对不?

若是在北京上海,那我就可以投诉她,在我们这边投诉没用,这是潜规则,咱也希望有这样的特权,只是咱没有。

在急诊室的时候,看着救护车来了一辆又一辆,我在想,他们是试图把全县人民都拉一遍……

这是玩笑话吗?

不是,他们还真的是要把我们拉一遍。

假如我们年龄大了,突然病发了,儿女不打120把我们送到医院吗?

人人都会有那么一天。

哪怕我们出车祸死了,也要120去看看吧?

所以,这车,我们早晚都会坐的,为此,在路上遇到120的时候,一定要主动避让。

我媳妇上教练技术的时候,他们经常搞体验营,例如去女子监狱,去福利院,我也跟着去过,福利院里的孩子多有疾病,看看真可怜。

当时我在想一个问题,把这些孩子随便抱出来一个去微信上募捐,都能获得百万捐款,有个孩子是从乞丐手里救过来的,手脚都没了,不知道是被砍了还是先天性的,皮肤上全是热油淋过的疤痕,鼻子也扭曲了,眼睛只有一条缝了,已经不会说话了。

适合做募捐不?

太适合了。

类似的乞讨者我还见过一个,在青岛栈桥上。

这样的场景靠想象是想象不出来的,甚至会觉得是杜撰的,其实现实中比比皆是,每年失踪的儿童高达20万,能找回来的不超过1%,你想想这些孩子哪里去了?全被收养了吗?

在专业术语里,这叫:采生折割。

可以百度一下。

有部电影也有这个场景,讲述丐帮是怎么弄残这群孩子的,电影名叫:《贫民窟的百万富翁》。

当时,媳妇他们发出倡议,以后每周末都要来福利院。

坚持了没有两个月吧。

没去的了。

麻木了。

几乎每天都有人找我帮着转发募捐的,或是父母病了,或是儿女病了,或是亲戚朋友的父母病了,或是亲戚朋友的儿女病了。

我一般都是拒绝的。

我太冷血了?

只是麻木了。

你问一个护士,这样的事情多吗?

她天天接触,更是麻木了,你想献爱心太容易了,你带1000万去医院,走不到一圈你就能捐完,光绝症不低于1000例。

你不是有爱心,而是爱心泛滥了。

以前,我跟着老年登山队玩,队长是老马,他经常跟我们表达两个观点:

第一、我死了,不用麻烦,火化以后撒崂山上就行了,啥时想我了,看看崂山的照片就行了。

第二、我不捐款,但是我不给社会添乱,也不会要求这个社会为我做什么。

听着挺绝情的。

但是,很有道理。

在网上,你捐款是捐给了谁?

第一、捐给了你的内心,寻求安慰。

第二、捐给了照片+文案。

你没见过活人,说个更直白的,我现在要去福利院拍一组照片,然后呼吁大家捐款,我能忽悠100万。

你们都觉得自己蛮有爱心的。

你们很满足,自己把自己感动了。

我也很满足,因为钱进了我的腰包。

你肯定会反驳我:万一是真的呢?

是真的就是真的吧,这就是他的命,谁让他爷爷不努力的?谁让他爸爸不努力的?总是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,只会引发更多患者的效仿。

大家有没有发现,现在募捐有些泛滥了?

未来,会更泛滥。

人们一有病,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募捐。

最终的结果是啥?

募捐会成为贬义词!

当年四川地震时,大街上有抱着箱子的,居委会挨家挨户的要,村里也挨家挨户的要,商场里也摆着箱子……

四川缺我们这点钱吗?

应该不缺。

我们是表达心意?

还是给村长个面子?

还是?

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。

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,就是再也不会出现这么大面积的募捐了,因为情怀这玩意只能消费一次。

玉树地震时,热情降低。

雅安地震时,很少有人再提捐款的事了。

三年前,我去甘肃,途经山西,有个女读者请吃饭,她是海归,父亲是做洗煤生意的,经济形势不好,越做越亏,心情越来越差,白血病,去世了。

走的很急。

她从富二代变成了穷一代。

家里能卖的都卖了,工厂也被拍卖了,父亲的遗愿就是希望看到她成家,她匆忙结婚了,跟高中同学,也是个穷小子。

父亲去世后,母亲改嫁了。

这一切发生的都很迅速,不到一年的时间。

工厂倒了,她结婚了,父亲走了,母亲结婚了。

虽然情绪很低落,但是能感觉到她是见过世面的人,在谈到一些风花雪月的时候,她能露出久违的笑容,有那么一丝妩媚。

她谈过老外男友。

用过洋枪,再用土炮有些别扭。

这不是关键,关键是她觉得自己的男人有些窝囊,对自己百依百顺,俩人都待在家里,不知道应该干点啥。

想进军互联网,听说这玩意赚钱。

问我什么意见?

我的意见是俩人都找份工作吧,安安稳稳的过过小日子,挺幸福,折腾啥呀,对不?

她不。

我之所以给她这个建议,是基于一个前提,我觉得她是一个理想主义者,与这个世界已经脱轨了,她是不可能创业成功的。

她哭了,很伤心。

她说,我父亲那病其实还是有希望的,只是家里实在没钱了,若是能发动募捐或有亲戚朋友帮一把也不至于如此。

我说,都过去了,那也是他自己的命,命来找他了。

恰好昨天我看了一期专题,写了60个企业家的意外死法,这些企业家分两类,一是能源型的,例如钢铁、石油、煤炭,踩错了点,动不动就抄底,把自己抄进去了;二是借贷类的,资金链断了,还不上了。

用牛哥的观点来解释,就是缺少了最基本的防火墙。

她自己花心,但是她讨厌花心的男人,当时我跟辽宁一个哥们一起去的,辽宁那哥们看起来特别憨厚。

她欣赏他,不喜欢我,觉得我花心。

辽宁这哥们是做什么的?

微商。

那时微信刚流行不久……

据说,晚上她去给他按摩了,俩人纯洁地聊了半个晚上,她太想创业了,另外对于一个富二代而言,什么事看不开?隔着几层布心里都有数。

没多久。

她找我:我能跟着他学微商不?

我说,我无法回答。

她说,我觉得蛮靠谱的。

我问,学费多少?

她说,10万,把我带起来。

我问,带起来的标准是什么?

她说,一年30万。

我说,那你去学吧,学会了我把我爹也送去。

其实这个问题,我是很尴尬的,我说行,她肯定损失10万元,我说不行,辽宁那哥们铁定跟我翻脸……

我只能说半句,至于她能否领悟,在于她自己了。

做培训的人,是没有良心的,有良心也做不了培训,在培训领域最讲究的是趁热打铁,一定要在你最兴奋的时候成交,而不是在你最冷静的时候成交。

你冷静了就不会成交了。

你能教一个人年赚30万,只需要10万的学费,那你没有亲戚朋友吗?你咋不先教他们?咋先教外人呢?

至少我是不信的。

后来,她跟对象一起去了辽宁,学习。

辽宁那哥们也来问我,问我有什么注意事项,我就成了两面派,我叮嘱了一句:要人不能要钱,要钱不能要人,否则会炸到自己。

他未必理解。

这也是培训行业的规矩,可以睡助教,但是不能睡学员,学员一旦睡了她姿态就变了,她会觉得自己是师母,高于其他学员,很难管理。

后来,也没做起来。

撕B了很久。

最终结果是退了5万元。

山西那妹子又找到我:当年误解你了,对不起。

我说,安心上班吧。

她说,懂了。

当年,她对我是有提防的,生怕我忽悠她、营销她,以为我靠近她有什么目的,其实她想多了。

看着流氓的,未必流氓。

看着老实的,未必老实。

当然,这需要一双具有穿透力的慧眼。

去年,两口子又投了E租宝,赔光了,这期间还搞过什么3M,总而言之,总是想走捷径,现在不是安心上班了,而是没办法了,必须上班了。

前天,她找我,问我认识王小帮不,能否牵线认识一下。

我说,你别考虑这些了,安心上班吧。

她说,上班等于等死。

我说,我给你个生意,一个月赚不了多少钱,你愿意干吗?

她说,我愿意。

我问,你能吃苦吗?

她说,能。

我说,你们山西有矿,矿上有大型车辆,这些车辆的轮胎很容易报废,报废以后一般就回炉了,除此之外没啥价值,你可以在网上卖这些旧轮胎。

她问,谁要?

我说,健身房要,健身达人要。

她说,不可能。

我说,你听我的,最小的不低于90公斤,最大的可以做到500公斤,健身有两个方向,一个是健美,一个是健力,前者是好看的,后者是好用的,例如散打、泰拳、格斗都需要用轮胎训练,专业术语叫翻轮胎,你可以去YOUKU搜索一下视频看看,专业一点的能翻到400公斤以上,已经是大力士级别了。

她说,他们去旧轮胎市场买就是了。

我说,除了山西,别的地方没有这么大的,懂了不?

她问,有竞争对手吗?

我说,基本无。

她问,一个月能卖多少?

我说,跟你这么说吧,一年500万的市场需求。

她问,去开淘宝店吗?

我说,不用,就混健身论坛、贴吧、健身群。

她问,你会买吗?

我说,我会。

过了一周,她给我发了一条信息:我觉得这个市场不靠谱,100公斤光运费多少钱……

我说,那就别做了。

我分享的很多生意都基于一个前提:别人告诉我的。

是山西一个做轮胎翻新生意的朋友过来玩的时候,他告诉我的,他原先是做矿山铲车轮胎翻新的,把外地的铲车轮胎翻新以后卖给矿上,还能用。

一个轮胎500元到1000元不等。

他发现,很多人在网上找他买轮胎,买来干嘛的?

健身用的。

还有人买1米8高的轮胎,恐怖不?

于是,他开始专注于健身轮胎,不断地加微信群,就卖给健身教练、健身房、健身达人,他们也有这个需求,只是不知道去哪里买,一看有,马上就买,关键是便宜,那么大个家伙才500块钱。

这东西成本多少钱?

很低,低得超出你的想象,我买了一个拖拉机轮胎,够大吧?50块钱。

健身房练的肉属于花架子,要想真的协调发力,翻轮胎才是王道,全身肌肉都要发力,轮胎还有一个玩法,就是轮大锤砸。

后来,我在想,她为什么不做?

说白了,她还是不信任我。

因为,她也会有同样的疑惑:真赚钱你自己咋不干?

那我就不解释了。

这一页,就翻过去了。

她拿淘宝数据来反驳我,意思是需求量很小……

我说,淘宝数据不说明什么,这属于一个很特殊的玩意,就是说,你不晒激发不了他的购买欲望,他没有主动搜索的意识。

明白了吗?

就如同馆长在路上买了一只泥哨,他小时候的记忆。

他平时会想着去淘宝搜索一下吗?

不会!

但是,碰到了就会买。

轮胎就是这么个玩意,主要靠主动推广,而且慢慢产生口碑,因为他们会不断地晒图,晒自己翻轮胎的照片。

关注他们的也是健身达人:咦,你这轮胎在哪买的?

就这么传播开了。

那哥们一年,500万。

现在很多健身房都有大轮胎,轮胎还有一个玩法很有意思,就是滚轮胎,滚这东西也是需要力量的。

就是用游戏来健身。

国外有个教练写了一本书,他把健身全部做成了游戏,例如让大家滚轮胎比赛,把枯燥的健身房变成了游乐场。

就如同让你跑2小时你嫌累不?

但是打两个小时羽毛球你没感觉。

相信别人是非常难的,因为这东西就跟小马过河是一个道理,你说水浅他未必信,因为有人说水很深,就如同你问我去拉萨难吗?

我说,去拉萨非常简单,跟去趟北京没区别。

但是,你信吗?

你不信,不是有高原反应吗?

第二次进藏的时候,我们有个队员还是个孕妇……

没任何问题。

你想多了。

你认为很难的事,我可以让它变得很简单,我告诉你,后天下午如果你能出现在拉萨,我给你10万元。

我坚信,你明天就能到达拉萨。

信不?

所以,你总是在给自己设置无限多的障碍,又是什么拉萨是天堂,拉萨是梦想,这都是骗人的鬼话,就是坐车跑几天而已。

我认为旅行是赚快钱最容易的方式(网上做什么赚钱最快),也是出名最快的方式。

梁子在我这边待了两个月,我想帮他,但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帮,不能让他在这边白花钱吧?天天住店吃饭要花钱吧。

我建议他搞一次拉萨行。

他担心两点:

第一、去不了。

第二、没人去。

我说,两类旅行是不需要动员的,一是拉萨行,二是第一次出境行,是人人都渴望的,只是需要一个吆喝一嗓子的人。

谁吆喝,谁就可以有权利赚到队员的钱。

他吆喝了。

招满了人,去了。

回程赚了六七万,很开心。

原来,拉萨真的好近,赚钱真的很容易……

我建议他趁热打铁,再来一次,他还是担心招不到人,我的建议有两点:

第一、提高门槛,把收费从1万升到2万。

第二、喊个嘉宾。

2万贵吗?

我当年参加的拉萨行,从1万开始,一年涨1万,越来越火……

嘉宾是关键。

若是马云同游拉萨,同吃同住20天,你觉得收20万贵吗?能挤破头。

昨晚,我又犯了个错,怂恿群上的朋友搞拉萨行了,但是我忘记了告诉他们一点,什么最重要。

姿态最重要。

什么是姿态?

不管你们去不去,我一定去。

这就是姿态,你有姿态,大家一定去。

你自己都犹豫不决:去还是不去。

没人跟随你。

除了姿态,嘉宾最重要。

你生怕嘉宾不去。

只要你给钱,范冰冰也去……

有时我在想,圈子里缺少一个资深的户外玩家,若是有这么一个人存在,他真不用愁生意,例如他喊着去穿越大北线,肯定能说服我,我去,大家也去。

他光负责网赚赚钱就行了。

缺这么个人。

每次去拉萨,我都后悔,感觉真累,但是回来又想,在路上我很少见到笑容,大家都是疲惫不堪的,回忆起来,只有一个女人的笑容让我久久难忘,她是个骑行者,从重庆骑到了拉萨。

是个老师,教工商管理的。

笑的特别特别的甜。

他们一行六人一起出发,最终只有她自己骑到了拉萨。

我在想,她为什么不觉得拉萨远呢?

也许,她心很大,路就显得近了,她去过20多个国家。

一个人,站的越高,地理缩放比例越大,有部电影是讲空间站的,宇航员落到了中国境内,他感觉就是回家了,其实离美国还有十万八千里。

我去了南非以后,我觉得全世界都不再远了。

我去了拉萨以后,国内再也没有远的距离了,什么自驾海南?我自己一口气就去了,我跑成都2200公里,全程我自己,还没开爽,到了!

眼界,就是这么打开的。

去试试?

我是真想去,我有车有闲,就是没伴。(懂懂日记)

» 本文链接:原创文章如转载,请注明出处http://goldxuan.com/4365.html

Tags: , ,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还没有评论,沙发等你来抢!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