约?

Posted on 19. 2月, 2016 by . 分类:网赚日记    微信公众号:goldxuan6   833views

这篇文章比较低俗,有点像XX小说,又有点像打了鸡血的成功学演讲,请高雅人士趁早逃离……(没觉得低俗呢,也没觉得很有煽动性~)

正月初七,有远房亲戚找我借皮卡当婚车,说是救急,有两辆SUV去不了,要找两辆皮卡替补上,要白色的,婚期是正月初八。

太急了。

我有一辆,还需要再找一辆,这个事我有点头疼。

一方面,正月里,大家都需要用车。

一方面,我不喜欢开口借东西,总觉得低人一等。

我只能找女生借,女生喜欢玩皮卡的就那么四五个人,而且全是红色F150,颜色不符合要求,另外初八是大日子,一般早就被预定出去做婚车了。

我找到车友会的玲玲,问她能否帮我找辆白色的皮卡?

她说,找蒜哥,他回扬州过年了,皮卡在这里。

我说,我跟他关系一般,没怎么说过话,他那人比较闷,咱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,所以轻易不搭讪。

她说,我帮你问。

一问,没问题,恰好钥匙在他店里,去取了,让玲玲帮我开过来……

玲玲帮我把车子送到洗车店。

我问,现在婚车一般多少钱?

她说,不一定,咱这一边一般是600块钱的红包,加两条泰山烟。

我说,那你帮我给蒜哥发1000元红包,回头我给你。

她说,不用。

我说,车子你开回去,明早5点准时到公园南门集合。

她说,我起不来。

我说,我会打电话叫你的。

初八早上,我4点半就到公园门口了,最早的一个,竟然有人已经在公园里跑步了,真牛B,车子到齐已经6点多了,婚车是宝马740,米黄色的,去蒙阴岱崮接亲,有点远。

路上,我一直都觉得比较傻,你说我们来干啥?当帮凶?显得很气派?

我和蒜哥的车上都有电台,我喊玲铃。

她说,困死了。

我说,打起精神,我们是在拍电影,没看到摄像机跑来跑去吗?

我结婚的时候,就思考过这个问题,婚礼到底是举行给自己看的,还是举行给别人看的?若是给自己看的,就别去搞这些套路,来点创新,打造真正属于夫妻俩的婚礼,否则全成了表演。

我结婚的时候,是我用小推车把媳妇推回家的。

到了岱崮,一个很偏僻的山村,车子真是进了死胡同,我们这边接亲还有个说法,不走回头路,不能掉头,因为路程太远的缘故,男方省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,就是踩点。

过去我们做婚车是需要提前跑一圈的……

他们没踩。

那问题就出现了,怎么搞?从小树林穿过去?宝马740受不了,托底盘了,那小子貌似是个司机,老板的车,他心疼得要了命,去农户家借了镰刀,把那些荆条之类的先割了一遍,怕划伤了车漆。

我们肯定有优势,直接碾压过去,无所谓。

回程,除了宝马740,我们都是负责拉亲戚,我车上坐了三个妇女两个孩子,也没有太多共同语言,就是说说客套话,论论辈分,该喊姑的喊姑,该喊舅妈的喊舅妈,全按照新郎的辈分来作为判断标准。

说实话,新郎我都不认识,因为这远房亲戚实在是太远了。

把亲戚拉到饭店,我们的任务完成了,给了两个包,每包里面两瓶沂蒙山、两条泰山烟,我问玲玲家里有人抽烟没?她说没有。

我说,那你把烟酒给我吧。

她说,行。

我拿着去名烟名酒店,换了800块钱,给她,她不要……

任务完成。

正月初十,蒜哥回来了,那我肯定要安排饭局请他吃饭,问他要不要喊着谁?他让我喊着玲玲。

我给玲玲打了个电话,就我们三个。

我给蒜哥拿了个茶壶,南方人喜欢喝茶,我对这些玩意没啥兴趣,别人送我的,是不是值钱我也不知道,不过看起来挺牛B的,还有印章有收藏证书啥的。

要喝点。

蒜哥给玲玲倒酒,玲玲捂着杯子。

蒜哥类似哀求的眼神。

我说,山东规矩,倒上不喝,看着。

山东劝酒的规矩类似泡妞,跟女生说,我们去开个房休息一下吧,只聊天啥都不干,女生同意,然后问能不能躺在床上聊?穿着衣服,女生又同意,然后又问能不能脱外套……

最终,就得逞了。

山东喝酒是这样的,大家的杯子里都有酒,你说不喝也会帮你倒上,开始说的是,不喝无所谓,但是要有酒在杯。

然后再劝你舔一点。

慢慢的,你就喝光了,又倒满了。

哪有不喝这一说?

蒜哥是90年的,做装修行业的,主要做木门,至于是自己的生意还是打工,这些我没有详细了解过,14年进的皮卡圈,但是我总觉得他选错了车,玩皮卡的男人多是我这个类型的,有点胖,有点黑,有点邋遢,有点随性,大口喝酒大块吃肉,而他呢?细皮嫩肉不说,关键是有点娘,稍微高一点点的土丘他都不敢冲,仿佛买了个坦克,纯粹是为了寻求安全感的,而不是享受驾驭感的。

这也是我们没有交集的根源所在,我瞧不上他。

这算是我们第一次面对面的交谈……

这小子虽然来山东四五年了,但是还是不懂山东规矩,山东的酒场规矩是这样的,谁请客谁是主持人,客人是不能太主动的,而他频繁地敬玲玲,忽略了我的存在,仿佛非要把玲玲灌醉,蒜哥每次都是大口下酒,玲玲则象征性的抿一抿。

我调侃了一句:看样子,今天我是灯泡?!

蒜哥说,董哥,不瞒您说,我真喜欢玲玲。

我说,看出来了。

玲玲说,你喜欢的人多了。

我说,他不像花心的男人,一看就是顾家的。

玲玲说,你问问他自己,泡过多少女生,还能数过来不?

我说,咋可能呢!

蒜哥有点尴尬:那都是过去,以后不会了。

吃过饭,玲玲的爸爸过来接她,剩了我和蒜哥,他提议去他店里喝茶,到了店里,他很正式的握着我的手:董哥,我要拜师。

我心想,这小子是真喝多了。

我说,我除了泡妞,啥都不会。

他说,对,我就学这个。

我说,这玩意不用学,你见谁进洞房还用人教?上去就会。

他说,我喜欢玲玲,一定要追到她,我每次跟她打招呼,她都是高冷的,从来没对我笑过,但是我发现她在你面前,完全是小羔羊的状态,你一定要教教我。

我说,我也驾驭不了她,从小在富裕家庭长大的孩子,我们所谓的优势在她眼里严格算不上优势,我找她办点事也是战战兢兢的。

他说,董哥,你别骗我了,我能看出来,她是真听你的话。

我说,我也喝酒了,跟你说实话,很少有人敢反驳我,她敢,总给我钉子户的感觉,我特讨厌她,曾经有次把她踢出了皮卡群,平时我一说话她就反驳,但是逢年过节又给我发红包,一发就发一串,所以我也摸不透她,是敌是友。

他说,董哥,你一定要帮我。

我说,女人不喜欢男人说什么,而喜欢男人做什么,给发个大红包?

他说,我发了1万,微信转帐,她没点。

我说,你为了泡妞,真是下血本。

他说,董哥,我也不把你当外人,我没啥不良嗜好,就是喜欢女人,我赚了钱,基本上都给女人了。

他给我看了他的微信聊天记录,他不仅仅混皮卡圈,还混马6圈,他泡妞的手段果然只有一招,聊聊感觉不错,直接就是5000元的红包。

我心想,真舍得,让我,我不舍得。

别说给别人,就是给我媳妇,我也要心疼好几天……

我问,有没有人拒绝你?

他说,目前只遇到一个,就是玲玲。

我问,你泡过多少妞?

他说,我没数过。

我问,有没有妞泡了以后,把钱还给你?

他说,多数会。

我问,她们是什么心理?

他说,意思是说,我不是因为钱才跟你睡觉的,否则我成了啥?

我说,你太高明了。

他说,我好色,但是不是什么女人都追,只追让我心动的女人,我一直在想,玲玲拒绝我,是不是砝码太小,但是今天我看到她在你面前的表现,我觉得是我的方法出了问题。

我说,我也泡不到玲玲,所以我压根就没往这方面想过,可能是我开车去过几次拉萨,她没去过,很崇拜吧。

他说,不是这个原因,你一定有什么绝招。

我说,真没有。

他说,我是发自内心的拜师,收下我吧。

我问,泡妞,真的这么有意思吗?

他说,有意思,我就这么点爱好。

我说,你的这个阶段,我经历过,但是我现在觉得这些一点意思都没有……

我觉得,他真喝多了,应付了几句,我步行回家,路上我在思考一个问题,这些女生点收款那一瞬间是什么心理呢?是群体年龄决定的吗?90后的属性?

我边走边发了一个问卷调查,针对我的读者群,我的读者里,六成是女的,年龄段是35岁到50岁之间。

我的问题是:有男生跟你聊的不错,但是没见过面,突然给你发了一个5000元的红包,说是新年礼物,你是点还是不点?

答案几乎全是:不点。

只有一个郑州的女生,她说:我点。

我们把郑州的女生炮轰了一通:你咋能这么没有原则呢?别人的钱咋能随便要?

那我就产生了一个恍惚,若是把蒜哥放在我们群上,他能搞定这群坚定的女人吗?会不会吃了一个又一个的闭门羹?

回到家,发现我眼镜忘蒜哥店里了。

第二天中午,我过去拿眼镜。

蒜哥握着我的手:董哥,不好意思,昨天喝高了,没犯啥错吧?

我说,没有,我过来坐了一会,就走了。

他说,玲玲的事,你帮我费费心。

我说,我帮不了你,因为我真的驾驭不了她,你是真想娶她,还是玩玩?

他说,我是真的动了心,想娶。

我说,对于玲玲这样的女生,用心比什么都重要,她不稀罕你那俩钢蹦,我给你讲个故事,我从大理回来的时候,带了两个钥匙扣,手编的,当地读者送我的,我送了玲玲一个,过了差不多一年吧,她给我发了张照片,背包的,我心想,这是啥意思?背包去旅行?她说,看到了没?我说看到了,其实我啥都没看到,后来我才想起来,背包上的那个钥匙扣,是我送她的。

他说,我说嘛,她喜欢你。

我说,不是这个意思,她真不喜欢我,我只是表达了一个观点,她喜欢的东西,也许是我们认为无所谓的玩意。

下午打球,我满脑子都是蒜哥,我心想,这才是高手,皮卡圈里有个叫胖子的,开着一辆黄色的皮卡,颜色超级骚,自己改的色,胖子在群上见谁都调戏,仿佛所有的女生都跟他有一腿,其实胖子得手的概率是非常非常低的。

而蒜哥呢?几乎没说过话,却悄悄地把事都办了。

这才是高手!

使我想起了骑行圈里的铃铛,他也是这么一个人,很少失手,但是铃铛靠的不是给红包,而是慢聊,就是挨着嘘寒问暖,每天早上都发早安,给每个女生发,另外长的帅,又是事业单位的,又有饭店,得手率非常高。

铃铛跟蒜哥的共性是:从来不吭声!

读者群上比较活跃的,多数我都认识,他们有个共性,看似跟谁都很熟悉,其实朋友很少,因为他们是交际花的角色……

这里,我要提到三个人。

一个是卖橙子的,叫紫灵,她几乎不在群上说话,但是她挨着跟每个人私聊了,给每个人发了一箱橙子。

大家都收下了,也没觉得需要感激之类的,主要是没觉得橙子是多么贵重的礼物。

几个月后,她推出了团购,几乎所有人都帮她分享了,反正我一刷新朋友圈,全是她的广告,是大家发自肺腑的愿意去帮着转,而不是她要求的。

这使我想起了前几天姐姐们跟我一起吃火锅,我说今年没给老师们送礼,二姐很诧异地问我:这样的事咋能忘记呢?年后抓紧去送,就说年前回四川了,没来得及。

我心想,这有些多此一举了吧?

姐夫说:反正你记住一点就行了,你给老师花的每一分钱,都不白花!

我媳妇回四川,也谈到了类似的话题,那边给的建议是:千万别给老师送礼,送不送都无所谓,另外助长了不正之风。

林溪是做保险的,在郑州,她进群以后,挨着加了,挨着聊了,然后做了一个表格,把人群划分为两类,一类是高于自己的,一类是低于自己的,凡是高于自己的,她每个月都送书,凡是低于自己的,就不送。

结果呢?

业务做得非常好,不仅仅如此,有时我出去玩,我总意外的发现朋友认识林溪,在群上从来没见他们说过话,咋还是好友呢?

原来,功夫在幕后。

这个故事给了我很深的启发……

最后一个是朝哥,他是做红木家具的,他类似林溪的做法,把群友分类了,一类是比自己强的,一类是不如自己的,然后呢?他挨着拜访,从南走到北,从白走到黑,每次拜访别人以前都先发个小板凳过去,鸡翅木的,我儿子现在坐的小板凳就是他送我的。

这样的结果是啥?

第一、每个人都针对他的行业提出了自己的看法。

第二、很多人成了他的客户。

例如,上次来的两个上海的创业达人,他们从朝哥手里买了N串手链,一串就是几万元,送客户的。

我一直在想,林溪和朝哥厉害在哪呢?

第一、他们能知道什么人是值得学习的。

第二、他们能主动的为之付出。

而在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里,这是反面的,村里谁若是给书记家送鸡蛋,那是受唾弃的,我爹一直都后悔没送300块钱,当年要是送300元就可以买个小官,现在村官也是可以享受退休待遇的。

后悔死了。

做保险的人喜欢谈曹纪平,连续9年销售冠军,若是只有一年应该靠运气吧?9年呢?山东就没有人比他做保险还厉害……

他厉害在哪?

我总结的有两点:

第一、他每天拜访七个客户,即便是今天,依然保持这个习惯。

第二、他努力进入各类高端圈子,你可以看看,各类协会都有他的身影,他直接出钱赞助当协会副会长,什么齐鲁名人协会之类的,他全是会长角色。

为什么要这些角色呢?

否则没有理由跟有钱人在一起呀,你看他卖的保险是多少?动辄几千万,当时他要赞助10万元跟着我们去拉萨,蝉禅对他说了NO。

为什么?

蝉禅说,他要是来了,我们所有人都会买上保险。

这就是他的厉害之处。

另外,他领悟到了推销的真谛,什么真谛?不是硬要你接受什么,而是告诉你,你现在缺什么,可能存在什么风险,分析来分析去,你自己得出了一个结论:买保险是最好的选择。

例如我以前第三者保险都买30万的,自从跟他谈了谈,我就选了100万或150万,贵1000元左右,但是万一我一次性撞死了三个呢?

有可能吗?

当然,烟台有个司机撞向了骑行队伍,一次撞死了N个,400万的房产接着被冻结了,因为他保险不够赔的。

若是150万的保险呢?

他的房子还是他的。

最近,我一直在想四个字:静水流深。

蒜哥、铃铛、林溪、朝哥,他们都算潜水潜得很深的,仿佛没啥动静,其实故事早已经发生了,只是从来没有浮出水面而已。

可以观察同学群,每天唧唧喳喳的多是草包,当然他们不这么认为,认为自己蛮牛B的。真正的高手是不怎么说话的,但是会通过各方面信息去判断谁目前发展得比较好,及时对接上,当然公关也要跟得上。

以前上过一节课,是讲述能量场的,你是被能量场浸泡还是引领能量场?

我们往往喜欢做后者,仿佛有领袖的状态。

老师要求每个人写10个很重要人的名字,可以是亲戚,可以是朋友,然后你对他们进行系统的打分,得出一个平均分,再给自己打分。

若是分数高于你,那么你属于被引导的,你周围的能量场普遍比较强,就如同把我送到北大去读书,我属于被动进步型的。

若是分数低于你,说明你属于引导型的,你在引导着整个家庭,虽然很有责任感,但是你会非常累。

农村孩子,但凡是能有点出息的,多数属于后者。

那么,什么模式最适合进步呢?

应该是前者。

例如,我在球馆里,很少跟陌生人打球,只跟笑笑打,球馆老板总是劝我:你要跟我们这些高手打,虽然你输得很惨,但是当你再回去跟小伙伴打时,发现他们都打不过你了。

在我的小伙伴圈里,我属于打的比较好的。

在球馆老板那个圈里,我属于最烂的,昨天我跟老板打,他打了我21比4,还是前面让了我3个球。

但是,的确使我感觉到了不一样的东西,例如他几乎不怎么跑动,他全是靠角度取胜,我跑得都快岔气了,他依然游刃有余。

那么我就在思考,为什么会这样?

因为,他给我的每个球都很别扭,那么我会很费劲地回过去,回过去的时候我不可能再讲究什么角度、力度,只要能回过去就行,而恰好回到了他最舒服的区域。

我们不愿意让自己浸泡到高的能量场里,自卑心在作怪,这个想法是错误的,但是还是不好意思进入,这也导致我们进入了一个圈子,我们只能跟不如我们的人在一起玩,而不能往上走。

球馆里有父子俩,每天下午都去打球,俩人配合很默契,有说有笑,儿子应该也参加工作了,我在想一个问题,若是我父亲在这里打球,我会跟他相处得这么亲吗?

我不知道。

我想起了TING提出的那个疑问:若不是血缘关系,你会跟父母是很好的朋友吗?

这个父亲是阳光的、健康的,总是打扮得帅帅的,而且球打的又好,做儿子的很崇拜自己的父亲,所以他愿意跟父亲交流,父亲也愿意教他打球……

类似的场面,我还见过,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的父子,父亲一家上市公司,儿子一家上市公司,儿子的公司恰好是父亲公司的子公司,这个关系有意思不?父亲的上市公司是90年代挂牌交易的,就是需要自己兜售股票那种。

我这么一说,大家就知道是哪家公司了。

儿子比我大几岁,也算同龄人,他跟父亲坐在一起的时候,仿佛是跟企业家在对话,俩人一起探讨管理,一起探讨经营,完全不像父子,而像俩伙伴。

我在想,我和父亲为什么达不到如此的默契?

因为,我说的,我爹不懂,那么我就没耐心继续说下去了,只能聊一些家庭琐事……

说得直白一点,我爹跑慢了。

反过来看别人的父亲呢?

是儒雅的、干净的、得体的,60多岁的人了,非常的有范……

我在想,我的父亲呢?

暂且不提儒雅与否,不谈得体与否,干净就是个问题,就是个普通的农民,裤脚上是有泥巴的。

经常,我带着朋友去我父母家,父母要做饭,我在想,大家会不会介意农村饭呢?上海女孩去江西的遭遇我是非常同情她的,也是支持她的,当你看到被子上油乎乎的时候,你是否还能安静入睡?

为什么要去思考这些问题呢?

我想到了我的孩子,等我50岁的时候,他是否愿意带我去见他的朋友?是否愿意让我陪他打球?是否愿意领着女朋友回家吃饭?女朋友到了我们家,是感受到了邋遢还是感受到了书香气息?

家是比酒店温馨还是不如酒店卫生?

我是阳光的?是干净的?是得体的?还是个糟老头?

这些,都是需要我去思考的。

在上市公司父子俩身上,我找到了一个答案:身教大于言传,哪怕父亲是没有时间陪儿子的,但是父亲身上的气息会营造一个氛围去影响儿子。

我们一提到富二代,就想到了飞扬跋扈,其实富二代的整体素质远高于农二代。

我们连穿着卫生都还是个槛!

我们需要的不是停下脚步去监督孩子学习,而是需要积极的引导、示范,父亲是一个正直的人,儿子会歪了吗?

我还见过另外一个场面。

我去赤道姐家,赵老师跟我谈文学,赤道姐在旁边痴痴地听着,她看着赵老师的眼神,完全就是一个粉丝对偶像……

我在想,等我老了,是否依然能引导儿子?能否成为他的偶像?我是否是一个正直的人?是否是一个得体的人?是否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?是否是一个道德高尚的人?

不为儿子是否佩服自己,而为自己是否认可自己的一生。

我跟着赵老师去采访金城集团的赵总,赵总谈了一点,每晚要问自己几个问题:

第一、今天做的事,对事业是有进还是有退?

第二、今天做的事,对健康是有益还是有害?

第三、今天做的事,对修行是加分还是减分?

仔细分析一下,你会发现一个问题,越是企业家,健身越规律,因为他们懂得经营,经营企业的前提是经营好自己的身体。

再试着想一下,当我们40岁的时候,我们的妈依然美如刘晓庆,她在台上领奖,我们在台下是否热烈地鼓掌?(懂懂日记)

» 本文链接:原创文章如转载,请注明出处http://goldxuan.com/3280.html

Tags: , ,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

1

  1. 博客关注者

    19. 2月, 2016

    博主,这几天,天天在看你的博客日记,写得很好,请问博主是从事什么工作的?认识的群体感觉都比较富,有深度,如果可以,希望可以跟博主深聊几句。

    Reply to this comment

发表评论